三五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0. 黄梓无谋

  如虹的剑光破空而掠,在天空中留下了一道气浪。
  本是金色的天空,随着气浪的前行,划出一道白色的长痕,犹如金色的布帛被一把剪子从中划断一般,格外显眼。
  “我们的速度……正在不断提升?”
  “因为此界的灵气变得浓郁了,爹爹。”小屠夫回应了一声,“按照娘亲的说法,我好歹也是仙宝呀,还是最最最厉害的那种,以前是爹爹你修为实力太低,所以我能发挥的实力有限。现在爹爹你都已经登临彼岸了,仙门的出现也让玄界的灵气变得更加浓郁,我就可以发挥全部的威力了。”
  苏安然虽然听不太懂,但他觉得小屠夫的口气似乎挺牛逼的?
  “你真的是仙宝?”
  “我可不是普通的仙宝!”小屠夫气呼呼的说道,“是最最最厉害的那种仙宝。”
  苏安然撇嘴。
  就你这贪吃的蠢货,还敢说自己是最厉害的?
  小屠夫嘴上不说,但她却是猛然把速度拔高了一倍。
  天空中的剑芒,更盛了。
  苏安然并不知道金阳仙君洞府遗迹的具体位置在哪,不过此时此刻,他也并不需要前往那里,因为天空上的仙门高悬,只要往那个位置过去,就必然能够拦截到金帝。
  他并不知道打开这座仙门是否还需要什么特殊的手段,但他很清楚一旦真的让金帝打开这座仙门,那么整个玄界恐怕就会彻底大乱了,因为再一次临界的那些所谓的仙人,以如今玄界的力量恐怕是真的无法阻止的,毕竟上一次他们被赶走,那是因为第一纪元那些大能尊者都是人均仙人的级别。
  一连两天,苏安然都没有休息,只是一昧的破空而行。
  但好在他有大师姐方倩雯给的丹药,所以一旦身体有什么不适,就直接吞服丹药,都不带迟疑。
  苏安然一门心思,都已经扑在了仙门上。
  所以,他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的玄界已经打得狗脑子都出来了。
  除了中州因为孙长安一开始就被镇压,所以中州只是局部地区有乱象外,倒还算风平浪静,不过这也是因为灵山弟子并没有下山济世的缘故,从某方面上来看,灵山倒是一如既往的尽显高高在上的姿态。
  而伤亡最为惨烈的,当属北州。
  青丘彻底变成了血丘,因为这里就是整个妖族战场的核心,甚至说一声古战场再现都不为过。
  青珏和罗丝联手诱敌深入,没脑子的敖天和自大的周青天以为青珏真的被罗丝重创,于是率领半个妖盟直取中军,却不曾想青珏魄力极大,直接将决战场地就放在了自己的青丘,等到温媛媛率人来了一个关门打狗后,被断了后路的敖天和周青天两人就直接破釜沉舟的厮杀起来了。
  战况之激烈,远超玄界任何修士的想像,甚至就连那些凡俗中的普通人,也都因此受到了波及。
  玄界大乱。
  而这一切,便也是窥仙盟的谋划之一。
  因为想要让仙门彻底开启,让仙界降临并凌驾于玄界之上,就必须要打散玄界的气运。
  原本每五百年一次的气运轮转,就是窥仙盟动手的好时机,但因为太一谷的横空插手,所以自然谋划失败。而此时,趁着代表着玄界天道气运五帝里的另外四帝都不在玄界,金帝也不想再忍耐了,于是干脆就直接掀桌子了——既然之前无法打散玄界气运,那么窥仙盟就干脆发动兵乱,只要将整个玄界杀得血流成河,甚至是重创大量顶尖至尊,让整个玄界气运降到冰点,金帝一样能够将仙门开启。
  而这,也就是为什么窥仙盟的人要发动数个战场的原因。
  因为混乱、死亡、恐惧,这一切才是窥仙盟想要的。
  至于玄界是否会因此变得残破?
  这对于窥仙盟而言,反而更符合他们将来统治玄界的利益。
  所以固行禅师不让灵山弟子下山,也是不想让这种混乱更大的扩散——他当然知道,让灵山弟子下山帮助镇压,能够拯救更多的凡人和低阶修士,但战斗的波及扩散却也同样无法避免,甚至还会导致混乱的进一步加深,使得玄界气运变得更低,毕竟灵山弟子也是气运的一部分,他们战死了的话,玄界气运同样要降低。
  但反过来,低阶修士如果能够抱团自救,甚至因为仙门重现,玄界灵气变浓,导致更多的凡人领悟了气感成为修士,这些却也能够反过来加剧玄界气运的汇聚。
  固行禅师很清楚,如果是黄梓在的话,那么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拯救所有人。
  但他不是黄梓,而是灵山的和尚。
  固行之意,便是固执、我行,他宁愿不做少错,也不愿多做多错。
  同理,凰菲菲死命的拦截武神莫天愁,不让他进入沧澜小秘境,甚至拼死也要拦住莫天愁不让他离开,也是不愿意他大开杀戒,增加玄界的负担;甚至于叶瑾萱将圣门总坛设立在海外圣门岛,也是黄梓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为了避免窥仙盟进攻圣门引发大规模的血腥杀戮。
  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想法,所以自然也就有他们各自的处理方式。
  他们有着自己的战场,自己的信念,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此时他们唯一的希望,自然就全部寄托于苏安然的身上了。
  ……
  苏安然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仙门,心中也不由得变得沉甸甸。
  他没看到金帝。
  同样的,仙门也没有任何开启的痕迹。
  但以他如今的修为水准,他却是能够看到,这座透露着沧桑厚重感的古朴石门伫立于此,便已有源源不断的气运散发而出,然后融入到了空气中,化作了金色的光泽。
  在远处看,这些金光似乎只是仙门的某种力量震荡。
  但此时就近而视,苏安然才发现,这些金色光泽可不仅仅只是一种力量的传递、震荡、覆盖。
  实际上,那就是一种渗透!
  金色光泽是渗透进入到了玄界的天道里,然后再透过天道的底层规则反射而出,如此才形成了这种覆盖住整个玄界天空的金色光辉——苏安然甚至在这一刻,才突然意识到,这几天来他都没有看到玄界的日升日落,可在此之前他却是彻底忽略了,竟是一点也没有回想起来。
  苏安然心中猛然一惊,他发现,来自于仙界的影响居然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开始了!
  小屠夫载着苏安然来到仙门前,他环视了一眼周围,发现这座仙门虽然是悬浮于空,但实际上承载着仙门的却是一片看似白云的土地,其面积差不多有一平方公里宽阔。
  苏安然站在这片土地上,感觉和站在大地上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且站在这片白色云地上的时候,周围的灵气也变得更加的活跃,连带着苏安然体内的真气也迅猛了不少。
  “爹爹……”小屠夫化作人形,站在苏安然的身边,然后扯了扯苏安然的手,低声说道,“这里,不对劲。”
  “我知道。”苏安然点了点头,“这片土地在扩张,而且灵气的浓度几乎是我们太一谷的十倍!”
  太一谷的灵气,本就比玄界许多地方的灵气更加浓郁,毕竟那是数条天地灵脉共同凝聚而成的,比之玄界所谓的“洞天福地”都要浓郁个两、三倍以上。而此时,在仙门附近,苏安然感受到的灵气浓郁程度,竟是太一谷的十倍以上,这如何让他能够不心惊呢?
  “不过,金帝呢?”苏安然皱起了眉头,“难道他已经进了仙门?”
  苏安然的目光,落在了前方的仙门上。
  仙门位于这片白土的正中间,可以看得出来,这片白色土地的扩张是以仙门为中心,逐步向外辐射扩散。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某种同化的过程,但苏安然本能的就想要阻止。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
  但不等苏安然出手试探能不能摧毁这片白土,一声清冷的嗓音就响了起来。
  苏安然目光一凝,便看到金帝从仙门的一侧走了出来。
  他气度俨然,浑身散发着一种高贵凛然的气势,双眸中更是流露出一种淡然漠视的神采。
  神性!
  苏安然心中一凛。
  他听闻过黄梓对仙界的评论,其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便是仙界所谓的仙人都不曾把玄界视之为人,而是看作一种工具、牲畜,而这些所谓的仙人也将这种冷漠无情看作一种荣誉的象征,称之为神性。
  神性越是纯粹,便越发的冷漠无情,而这种冷漠无情反过来也会使得这些仙人更加的冷静。
  这一点,也是当初第一纪元仙界凌驾于玄界之上,打得玄界许多修士都毫无还手之力的原因之一,毕竟他们越是冷静,出手也就冷厉狠辣,甚至会以小伤去换取大伤,更不用说许多让人为之不耻的卑鄙手段在这些仙人看来也是正常的。
  此时此刻,金帝流露出这种冷漠的一面,也同样是在说明,他本身非玄界之人!
  “你果然是所谓的仙界中人。”苏安然沉声说道,“难怪之前被老黄那么跳脸,你都能忍下去。”
  “黄梓的确很厉害。”金帝也不反驳,而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但纵然他先手我那么多,可只要他一次疏忽让我赢了一次,他就满盘皆输。……你看,此时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你怎么知道这就不是我师父的计谋?”
  “哈哈。”金帝闻言大笑出声,“众所周知,玄界五帝,尹灵竹独勇、固行禅师不仁、顾思诚无胆、长孙青自缚,而你师父黄梓,便是公认的无谋!……你现在跟我说,我开启金阳仙君洞府,重现仙门,这一切都是黄梓谋划的手笔?真是让人笑掉大牙,若你师父有如此谋略,哪还有我窥仙盟什么事,早就解散了。”
  笑声一停,金帝声音肃穆几分:“黄梓若是有谋,现在就应该出来杀了我了,而不是到现在还没有个人影。……你不妨试试,现在喊你师父一声,你看你师父会不会应你。”
  苏安然一脸古怪的望着金帝。
  黄梓无谋是不是真的姑且不说,但他是真的觉得,这金帝绝壁是失智。
  这种旗也敢插?
  不过,苏安然也并没有打算按照金帝说得去做。
  让他开口喊,他就开口喊,那他成什么了?
  “哼,不用我师父出手,我也能够将你斩杀于此。”
  苏安然冷哼一声,然后牵起小屠夫的手。
  下一刻,小屠夫化作一柄长剑被苏安然握于手中。
  尔后,便是仿佛要撕裂一切的剑光破空而出!
  ------题外话------
  昨天去山上上香了,回来太晚也太累了,倒下就睡了。
  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