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袁谭劝孙

  刘表如此愤怒的表情,刘琦从来就没见过,或者他已经是太久没有见到刘表这么愤怒了。
  至少刘表上一次这么愤怒的时候,刘琦已经没有感觉了,足矣说明时间之久远。
  刘表站起身,在原地来回挪腾着步子,脸上全是瘟怒。
  他的牙齿咬得紧紧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他的眼眸中怒火大盛,那股子灼热之意,似乎都能将旁人烧着。
  刘琦急忙站起身,冲着刘表长长作揖道:“父亲,缘何如此愤怒?”
  “还不是因为那个逆子!”刘表气势汹汹地怒吼一声:“他去邺城当人质,却在袁绍的眼皮子底下办出这种事来?翌日事情传遍天下,岂非我山阳刘氏的一大笑谈!这丢人都丢到河北去了!”
  刘琦安慰道:“父亲这话,倒也是有道理……不过这种事情,放眼天下并不少,二弟年轻气盛,在邺城也无所事事,甚是寂寞,因而做出这种……湖涂事,聊以为寂,倒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刘表用手重重地一锤桌桉,怒道:“不错,为父明白!为父也能理解,他年轻气盛,又是孤身一人在外……为父年轻的时候游历四方,闲来无事也会撩拨几个女子以解宽心……”
  说到这,刘表勐然不说了,他重重地咳嗽了两声,岔开了话题。
  “只是,仲璜这一次可不是游历,他是去了河北!是在袁绍的眼皮子底下当人质,说白了,他的一举一动代表的是皇室!是我们山阳刘氏的门风!袁绍何等样人?他知道此事之后,岂不能不会宣扬此事,来败坏咱们皇室的名声!?这可是大忌!”
  说罢,刘表看向刘琦,道:“儿啊,咱们现在看与原先不同了!咱们都是皇族,一举一动都牵扯着天下人的目光,有些事咱们能做,但绝不能声张,不然后世的史书上,一笔一划记载的都是咱们的丑事!”
  刘琦急忙起身道:“父亲莫要动怒……此事孩儿自然会想办法压制。”
  刘表对他道:“那逆贼若是返京,莫要让他在京中逗留……可直接派往西凉诸郡,让他在外藩任职,切记要好好给他个教训!”
  刘琦闻言苦笑道:“父亲,他毕竟是朝廷的宗正,派往西凉,是不是有些过了?”
  “不过!依老夫来看,以他眼下的能力,尚且当不得九卿!此事你必须听为父的,不然为父绝不干休。”
  刘琦沉吟了片刻之后,遂对刘表道:“二弟是父亲的儿子,既然父亲下了狠心,那孩儿只有遵命。”
  ……
  与此同时,袁谭在雒阳也得到了回返邺城的消息。
  在临返邺城之前,刘琦单独召见了他,并与袁谭交谈许久,告诉袁谭,朝廷这边会帮助他在雒阳立足,但若是袁谭敢背叛他,刘琦则一定要让袁谭付出应有的代价。
  袁谭自然做出了一副诚惶诚恐之状,一个劲的对天发誓,并向刘琦表示效忠。
  刘琦随后便命徐庶安排放走袁谭。
  徐庶在接到圣命之后,询问刘琦:“陛下放走袁谭,是想利用此人分化袁氏?只是以臣看来,此人颇有野心,恐不会为陛下所用,且以袁谭的能力,未必能够在邺城掀起风浪。”
  刘琦点头道:“元直此言,甚和朕心,依朕来看,袁谭也不可能在当下这种局势下对河北造成什么妨碍……至少在朕正面击溃袁绍和曹操之前,不可能。”
  徐庶闻言恍然道:“陛下的意思,日后我们与袁,曹交手……若是能够获胜,令河北内部陷入动乱,则袁谭或许可成一柄利剑?”
  刘琦点了点头,道:“朕确实是这么想的,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用,朕也只是提前布置一颗暗棋而已,至于以后有没有用,实在是不好说。”
  “若是想要让这颗暗器发挥作用,我们必然还是要与袁绍和曹操正面交战,并且在正面击溃他们才行。”徐庶低声道。
  “正是此理,在我们打败袁绍之前,袁谭对我们都不会有什么用,但这条线不能断了,元直你务必替朕好生盯住并联络着。”
  徐庶急忙拱手道:“陛下放心,臣一定盯紧着袁谭。”
  ……
  而另外一方面,袁谭即将要离开雒阳,在临行之前,他暗中派人约了士家兄地,并孙策等人见面。
  “袁某就要回河北,此番回河北凶险,也不知是吉是凶……但袁某能走到今日,全赖诸位相助,袁某感激不尽,翌日在河北,若能成事,必不负诸贤兄之大恩,必有所报。”
  士干道:“如今袁尚已经被令尊定为继承人,兄此行凶险,还是多做筹谋的好,至于我们,兄长尽管放心,只要我们在雒阳不惹事,天子便不会拿我们怎样的。”
  袁谭点了点头,道:“如此最好。”
  说到这的时候,他又转头看向孙策,道:“孙郎,袁某有一句肺腑之言,想要告知孙郎。”
  孙策拱手道:“袁兄请讲。”
  “袁谭与孙郎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秉性相投,并深知孙郎乃是当世豪杰,不论是才能还是勇武,都远在袁谭之上,孙郎也是一个有大志之人,虽为人质,但至今却并不肯归附刘琦,也不曾向他低头,这一点让袁谭深为佩服。”
  “袁兄不必如此客气。”
  “只是,有些时候,硬抗是没有好处的……如今士家兄弟几个,在其父的推荐下,都在雒阳任了职,孙兄乃是当世豪杰,如今在雒阳一味抗上,依袁谭看也不是长久之计,不如假意归顺,谋得一职,待日后袁某在河北定了局势,孙兄在雒阳与我里应外合,或许可成大事!”
  孙策听了这话之后,顿时精神一震。
  “孙兄,正所谓刚而易折,有些事孙兄还需牢记……前番是孙兄劝我,这一次袁某就要走了,临行之时,也想好好劝一劝孙兄。”
  孙策的一只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手背上面青筋暴露。
  少时,却见他睁开了眼睛,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
  “袁兄此言在理,孙某谨记!”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