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符纹回归 > 荆州卷 第644章 敲山震虎

  “还真有点舍不得杀你!”
  陈原宏看着地面,“你虽然是个大汉奸,但确实带给我太多的好处!
  可惜!还是杀了吧!”
  话音刚落。
  陈原宏就要一矛全力刺出。
  猛地听到一声大喝,“什么人敢在金陵舞刀动枪?”
  轰轰轰……
  密集的气爆声响成一片。
  无数道洞破苍穹升起。
  “拉偏架的来了!”
  陈原宏不由微微一笑。
  正要刺出的青铜战矛。
  立即做出微调。
  转了转方向。
  轰的一声巨响。
  一道道暗金光晕急剧扩散。
  顷刻间就铺天盖地。
  内蕴枪意的大道真力,向着洞破苍穹密集处横扫而去。
  当当当……
  密集的金铁碰撞声传来。
  轰隆隆——
  随即就是一声震天巨响。
  炽白光柱尽数爆开!
  耀眼的炽白光华急剧扩散。
  立即被暗金光晕压下。
  直接向地面倒卷而去!
  轰隆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炽白光华。
  暗金光华。
  顷刻间就爆开。
  两种光华交织在一起,瞬息之间就席卷整个地面战场。
  “不过如此!”
  陈原宏冷冷一笑。
  与此同时。
  陈原宏的耳边。
  符纹空间提示音响起。
  “徐胤爵加入战场。”
  “朱国弼加入战场。”
  “汤国祚加入战场。”
  “邓文郁加入战场。”
  陈原宏不由一阵冷笑,这些败家子真给祖宗丢人!
  魏国公徐胤爵。
  保国公朱国弼。
  灵璧侯汤国祚。
  定远侯邓文郁。
  后来全都降了建虏。
  如今又倒卖粮食给建虏。
  陈原宏刚刚宰了赵之龙。
  这些本来隐藏幕后的黑手。
  嘿嘿。
  这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了!
  来得正好。
  我就一并都斩了去求。
  地面上。
  炽白光华。
  暗金光华。
  这时刚刚散尽。
  徐胤爵等人带来的明军,同样是伤亡殆尽。
  范永斗。
  天命汗。
  皇太极。
  阿敏。
  四人踪迹全无!
  而徐胤爵等四人。
  躲在各自的传承之下。
  勉强保住了一命。
  魏国公的金焰烈斩。
  保国公的晶方铁营。
  灵璧侯的八方旗门。
  定远侯的万影铁壁。
  倒都是真真的王级之上。
  陈原宏不由冷笑。
  一群窝囊废!
  空有王级之上能力。
  却各个都是没脑!
  匆匆忙忙赶来,压根没有摸清情况就敢用洞破苍穹!
  一般来说。
  洞破苍穹威力的确很强。
  所有骑兵都不会轻易腾空。
  但这一般的规律。
  对陈原宏并不适用。
  建虏骑兵的洞破苍穹。
  有天煞七星的战器加成。
  威力有着三倍的增幅。
  都挡不住暗金光晕。
  这没有加成的洞破苍穹。
  岂不是来送人头?
  若非范永斗趁机逃走。
  带走了天命汗三人。
  天煞七星的压制消除,四人连传承的符纹能力,也未必能够施展出来。
  刚刚那一击。
  四人或许已性命不保。
  “罢了!”
  陈原宏摇摇头。
  范永斗既然逃掉了。
  这四人的能力也映照了。
  此等败类还留着做什么?
  陈原宏甚至懒得废话。
  青铜战矛直接抬起。
  不等徐胤爵四人反应。
  轰的一声巨响。
  陈原宏的青铜战矛已刺出。
  一道道暗金光晕显化。
  向着地面的四人横扫而去!
  “不!”
  “饶命!”
  “有话……”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
  耀眼的暗金光华急剧扩散。
  徐胤爵四人被瞬间吞没!
  陈原宏全力一击,免之枪意尽数融合青铜战器。
  九成的枪意融合青铜战器。
  威力何其强大!
  地面的码头被波及。
  一道道绿色光华显现。
  这是天道苍的力量守护。
  看似脆弱的围栏。
  有了天道守护的加持。
  霎时挡住了枪意化势。
  这才保住了围栏后的车队。
  至于徐胤爵等四个败类。
  早已化作暗金烟尘飘散。
  满地的战器散落各处。
  “唉——”
  陈原宏叹了一口气。
  手中掐了一个法诀。
  直接收了车队的货物。
  想了想又降临到江面,将所有水手赶下船只。
  直接连船带货收走。
  那些水手以为逃得一命。
  全都磕头千恩万谢。
  陈原宏冷笑离开。
  没有理睬这些水手。
  逃得一命?
  怎么这样天真。
  出了这么大的篓子!
  除非直接反了崇祯皇帝。
  否则。
  这事的幕后黑手必然善后。
  杀人灭口那是基操。
  这些人必死无疑。
  陈原宏才懒得动手,脏了自己的双手。
  他重新封印青铜战器。
  “五行遁术,遁!”
  陈原宏手中掐诀道。
  嗡的一声轻鸣。
  陈原宏就凭空消失不见。
  他要赶往山海关。
  跟建文帝他们会合。
  准备迎战吴三桂和建虏。
  陈原宏这一消失。
  天道领域随即自行消散。
  陈原宏走了没一会儿。
  大量明军就赶到码头。
  那些水手还在犯傻。
  以为来了救星。
  谁知。
  水手直接被明军迅速收押,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
  山海关前。
  轰隆隆一声巨响。
  天道领域瞬间降临。
  五十万明军开到。
  建文帝。
  朱祁镇。
  基本上是倾巢而出。
  旌旗招展,遮天蔽日!
  全部二十万的明军铁骑。
  三十万的明军步军。
  两千门各种的青铜战炮。
  十五万的火枪兵。
  吕布等十名王级神将。
  轰隆隆的马蹄声。
  在关下震颤着大地。
  铁骑奔驰犹如泰山压顶。
  吴三桂在关上望去。
  明军的队伍直接连到天际。
  一眼都望不到尽头!
  “这……”
  “这……”
  吴三桂连续张口结舌,早就被明军的数量吓蒙了!
  这时候的吴三桂。
  刚刚三十岁出头而已。
  远远谈不上什么野心。
  更谈不上什么志向。
  还停留在军阀的阶段。
  只想跟崇祯皇帝讨价还价。
  这才被东林党人忽悠。
  以为还有时间观望。
  万万没想到。
  崇祯第一个拿关宁军开刀。
  五十万大军!
  不是号称的那种。
  而是没有任何虚假的精锐。
  关宁军总共才十几万人,包括卫所的老弱残兵。
  这还怎么打?
  反明的旗号一打。
  麾下又有多少人愿意?
  吴三桂很想反悔。
  可惜他是最没有机会的人。
  崇祯可能放过任何一个。
  但绝对不会放过他。
  打又打不过。
  投降又不可能。
  弃关而走?
  山海关夹在明和建虏中间。
  地势险要是不假。
  可一旦弃守山海关,吴三桂也不知道,还能往哪里走?
  “吴三桂可愿出降?”
  “吴三桂可愿出降?”
  “吴三桂可愿出降?”
  明军骑兵疾驰到关下喝问。
  二十万明军铁骑不断喝问。
  这根本不是劝降!
  而是一种战术上的挑衅。
  看着骑术惊人的明骑。
  吴三桂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不是马背上的民族?
  汉军骑兵威慑草原骑兵,整整有四百多年。
  永乐帝逐北蒙于草原。
  一旦大明重视骑兵。
  明骑就肯定是最强的骑兵。
  吴三桂突然有点悟了。
  崇祯皇帝经历了亡国之危。
  现在无比重视军备。
  周遇吉身为一名武将。
  已经加兵部尚书。
  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
  他吴三桂是一名武将。
  为何要跟文人参合到一起?
  猪油蒙了心!
  吴三桂真的后悔了。
  可惜。
  吴三桂还是判断错了!
  崇祯皇帝召见吴三桂,还真就是一种试探而已。
  自从跟陈原宏交换了授权。
  崇祯就能遨游时间长河。
  所谓的算无遗策。
  完全就是遨游时间长河。
  在时间长河中。
  崇祯当然会看到吴三桂。
  引建虏入关因果太重!
  那时崇祯已死。
  吴三桂没有投降李自成。
  打出了为崇祯复仇的旗号。
  事实上也颠覆了李自成。
  但吴三桂降了建虏。
  这令崇祯充满了怀疑。
  崇祯急于重整大明,急需忠诚的武将来撑起大明。
  一个周遇吉怎么够?
  于是。
  崇祯故技重施。
  用时光打捞捞起吴三桂。
  观看吴三桂的因果线。
  不仅发现了建虏的因果线。
  还发现了东林党的因果线。
  崇祯疑虑更重了,但又舍不得一员良将,才会直接下旨召见。
  可惜。
  吴三桂没有去见崇祯。
  这样一来。
  崇祯确定吴三桂是假忠诚。
  只不过是假借崇祯名义。
  此人大奸似忠!
  这样的人绝不能留。
  更不可能留在山海关。
  山海关的位置太重要。
  距离京师又太近。
  崇祯自然要先解决吴三桂。
  免得变生肘腋。
  说到底。
  还是吴三桂不忠于崇祯。
  也误判了形势。
  崇祯皇帝变了。
  大明的规则也变了。
  吴三桂还没意识到,仍在按之前的规则玩。
  直接将关宁军玩死了!
  “吴三桂可愿出降?”
  关下明军铁骑还在呼喝。
  关上关宁军脸色铁青。
  但数量太过悬殊!
  终究是无人敢下关应战。
  “敌众我寡!”
  吴三桂大声下令道,“任何将领都不得擅自出战。所有人给我紧守关隘。”
  “遵命!”
  关宁军齐声应道。
  山海关下。
  一处小山之上。
  一驾黄金战车停留。
  “吴三桂不会出来了。”
  建文帝对朱祁镇道,“此人看来终究是个奸臣,为崇祯复仇只是一个幌子。”
  “这人可惜了!”
  朱祁镇摇摇头道,“文武失衡造就了这种奇葩军阀。以近乎无赖的手段对抗文官。
  看来文武平衡才是王道。”
  建文帝点点头。
  知道朱祁镇在劝他。
  建文帝的确喜欢儒学。
  他也饱读诗书。
  对文官天然比较亲近。
  在建文帝之前看来。
  文官才能缔造一个盛世。
  却忘了武将才能守护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