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铜驼烟雨 > 第二卷:神州陆沉,烽火照西京 第二百四十九章:人性有不同

  旧城中,郭诵安顿好了一切后,命属下烧了些热水,又找来适合的衣物与煮好的粥饭一同送到了裴王妃的房中。
  不多时,穿戴整齐的裴王妃来到了郭诵所在的小院。
  裴王妃没有见过郭诵,至于这城中的其他将领,她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不过,裴王妃知晓李峻的为人,也见过身为李峻属下的刘离是如何为了一众人而拼命。
  因此,她愿意相信荥阳军,而眼下也只能相信荥阳军。
  “王妃,您若愿意的话,也可以随末将一同去梁州,李使君定会给王妃一个妥善的安排,也会完全护住您的周全。”郭诵有些同情裴王妃的遭遇,觉得二郎也不会反对自己的这个建议。
  裴王妃弯身坐在木墩上,先是略表谢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又苦笑地叹息道:“当初在洛阳时,二郎就曾劝我要早些离开洛阳去江南,我还是没有将二郎的话放在心上啊!”
  “本宫是王妃,是司马家的王妃,还是该与家人在一起的。“说着,裴王妃抹了一把泪水,坚强地笑道:“你在梁州见到世回后,就替本宫带上一句话,说我这个姐姐谢谢他的救命之恩了。”
  无论怎样,搭救自己的都是荥阳军,而荥阳军是李峻的属下,这份情是应该算在李峻的身上。
  如果去梁州,裴王妃相信自己会得到李峻的优待,可她也知道自己无法掌控李峻。
  裴王妃的心里有仇恨,她想要独立拉起一支兵马为自己与儿子报仇,李峻的武威军不会轻易地参与其中,但裴王妃觉得李峻能在必要之时伸出援手也就足够了。
  因此,她要去江东,要利用司马家的余威来聚集兵马,也由此不愿去梁州,不想因为在兵权的争夺上与李峻反目成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决定,即便是到了走投无路时,那也是自己的选择。故此,郭诵没有再勉强。
  “王妃,您知道清河公主的下落吗。”郭诵在确认裴王妃时,心中便想到了司马英槿,那个让倒霉的刘离自责无比的大晋公主。
  裴王妃神情痛苦地摇了摇头,苦叹道:“那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清河,她的遭遇不会比我好,恐怕也不会活着了。”
  说到此处,裴王妃问道:“那个刘离还活着吗?”
  郭诵点了点头,一脸愁容道:“他因为没能护住你们,丢了王妃与清河公主,伤愈后一直都自责不已,如今带了几个手下离开了荥阳军,四处去找您与清河公主了。”
  裴王妃怔怔地听着,流泪道:“世回就是个重情义的人,他的属下也都是如此。希望清河能活着,也希望刘离能找到清河,别让两个孩子再受苦了。”
  小院内,郭诵与裴王妃两人正说着世事无常,人心最恶之时,一阵嘈杂声从院外传了进来,一名军卒也快步地走进了院子。
  “发生了什么事?”郭诵抬头问向军卒,脸色有了几分冷然。
  这个时辰,大多数的军卒都应该在营帐内就寝,荥阳军绝不敢违反这一军规。故此,郭诵觉得嘈杂声不会是自己的属下所为,应该是赵固的军卒在闹事。
  果然,前来禀报的军卒拱手道:“将军,赵将军的属下到女眷营去抢人,被耿校尉给拦下后争吵起来,两边的人都抽出了兵刃。”
  所谓的女眷营,就是用来临时安置那些被救女子的营房,郭诵怕有人骚扰才命耿稚带人守在那里。
  荥阳军没有人敢那样做,郭诵所防的就是赵固的军将,恰恰也就出现他所担心的事情。
  如今,在这个乱世中,没有人会尊重女人,更不会在意那些饱受凌辱的女人。
  并非是荥阳军卒的修养有多高,只是他们在平日里就被灌输了人性的底线在哪里,同时这个底线也被作为严禁条例写在了军规中。因此,每一名荥阳军都知晓违反这一军规的严重后果。
  然而,赵固的军规中没有这一项,在他们本身的意识中,也只是将那些女人当作了可以随意使用的玩物。
  “混账,怎么可以再欺辱她们,真是该杀。”裴王妃愤怒地站起身,可数秒后却又坐了回去,无力地望向郭诵。
  此刻,这里不是东海王府,这里的兵卒也不是王府中的府军,她没有发威的权利,更没有那个资格,自己其实也与那些女人一样无助。
  郭诵阴沉着脸,起身对裴王妃执礼道:“王妃,此处并非都是我荥阳军,还有别的属军。不过,请王妃放心,末将会处理好这件事,不会有人再受到伤害。”
  说罢,郭诵转身走出院门,朝着女眷营的方向走去。
  城内东侧,女眷营的门前,近百名军卒正在手持兵刃彼此对峙。
  耿稚站在木栅栏前,一脸怒火地望着对面,厉声喝道:“楚雄,你最好交出那十几名女子,否则别怪我荥阳军不客气。”
  原来,赵固军中一名叫做楚雄的步卒军将,夜深后想要找几个女人发泄一番,便领了几十名手下来到女眷营。
  在遭到守门军卒的阻拦后,楚雄在暗下里又叫来了几十名的步卒,趁着守营的荥阳军不备,冲进营房抢出了十几名女子。
  耿稚在得知消息后,即刻领兵赶过来,围住了楚雄及其手下,双方在互不相让的情况下,已然到了几近交手的地步。
  “娘的,只须你们自己快活,却让老子们干耗着,你以为我们就是好欺负的吗?”楚雄听到耿稚的威胁,猛地举起了手中的短刀,在耿稚的面前挥舞了一下。
  耿稚见状,即刻后退了一步,将手中的斩风刀横在了身前。
  他刚欲说话,却听到一个阴冷的声音问道:“你们的确不好欺负,却也只会欺负女人,是吧?”
  郭诵走上前,看了一眼被押在楚雄身后的十几个女人,她们每个人都在浑身发抖,面如死灰,眼中皆是绝望的神色。
  随后,郭诵转头冷冷地盯着楚雄,口中继续问道:“她们已经被折磨得不像人了,你还要像个畜生一样继续折磨她们,你和那些乱军有什么区别?是不是也该死?”
  “你...”面对郭诵的质问,楚雄退后了一步,想要将手中的短刀护在身前。
  然而,不等他将短刀抬起,郭诵厉声道:“你若再敢抬起半分,我就让你们每一个人都死在这里。”
  当下,郭诵早已不是曾经的那个莽撞少年。
  他身上的霸气不弱于李峻,身上的煞气却比李峻还要多几分,而此刻的煞气完全转变成了杀意,直逼得楚雄心里发寒。
  与此同时,在场的所有荥阳军卒也有了改变。
  之前,他们是有愤怒,但对方毕竟是友军,以后也要同属于武威军,所以大家都在克制,只是显露出了心中的怒火。
  而随着主将郭诵的话语落尽,军卒们已然没有了怒火,每个人的身上都迸发出了冷漠的杀气,与战阵杀敌时一般无二,手中的斩风刀也真正地迎向了楚雄等人。
  没有人不怕死,楚雄更不愿因为几个脏女人而死在荥阳军的刀下。
  可是,眼下的事情已经僵在了这里,如果自己退却了,楚雄觉得在手下的面前丢了脸,以后就算到了梁州也会被武威军看不起。
  “你们这群王八蛋,是不是都不想活了。”随着赵固的骂声响起,一柄枪杆也抽在了楚雄的肩头,将他打的一个趔趄。
  随后,赵固大声地吼道:“来人,将他们全给老子绑了,交由郭将军处置。”
  待随行军卒将楚雄等人捆绑结实后,赵固将佩刀横举到郭诵的身前,难堪地说道:“是哥哥领兵无方,这些人触犯了军规,请郭将军处置,赵固也请郭将军责罚。”
  赵固领兵多年,多少也是有些名气,况且手下这五千步骑也是一股不弱的兵力。除了汉国外,无论投身到何处都会被重用,大可不必为了这点小事,要在郭诵的面前低人一头。
  然而,在众人的面前,赵固能够做出这样的举动,足以证明他真的将李峻与郭诵当做了自家兄弟,所以才会不顾及身份与名誉,甘心听从郭诵的将令。
  郭诵暗自感叹了一声,赶忙上前一步,扶住赵固的双臂,摇头道:“大哥,都是下边人的过错,与您何干呀?您这样说,岂不是在羞臊弟弟吗?”
  “唉...”
  赵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对楚雄道:“既然郭将军给我情面,那就由我来处置你,念你跟随我出生入死多年,我给你一条生路。”
  赵固将口中的话缓了数秒,继续道:“你走吧,可以带走你的人,不要留在军中了。”
  对于这些人,赵固下不了杀手,却也不能继续留在身边。否则,他们会拖累到自己,也会害了自己与李峻、郭诵三人间的兄弟情。
  松绑的楚雄听赵固如此说,怔了片刻后,没有说一句话,仅是向赵固拱了拱手,转身向自己的营房走去。
  望着离开的楚雄,赵固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对郭诵说道:“哥哥老了,杀心也没有以前那么重了,却也落得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的危害。”
  郭诵笑了笑,摇头道:“大哥,并非是一个楚雄就坏了您的本事,这样的人不配跟在大哥的身边,也迟早会连累您,走了反倒好。”
  说着,郭诵将佩刀重新挂在赵固的腰间,笑着继续道:“兵与兵不同,待您到了梁州,李二郎自然会让你统领武威军,那才是大哥应带的军将,咱们也不差这走掉的千百号人。”
  赵固闻言,心中舒服了不少,大笑着拍了郭诵一下,转身向自己的营房走去。
  待赵固走远,郭诵转身对商望吩咐道:“你领军骑追上楚雄,将他们全部杀光,一个活口也不准留。”
  适才,楚雄离开的那一瞬,郭诵看到了他眼中怨毒的目光。
  郭诵并非是怕楚雄那百十号人的偷袭,而是楚雄知晓整个的行军路线,也清楚当下大军中存在着两股势力,更有两千多算为累赘的女人跟在队伍中。
  这些都算是军情,军中不可对外的秘密,郭诵担心楚雄会叛投于汉国军,会向身在兖州的石勒告密,那将会惹来大麻烦。
  因此,虽然赵固不忍杀楚雄,但郭诵却必须要除掉他,以及每个与楚雄一同离开军营的人都要死,绝不能让他们把军中的秘密泄露给汉国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