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从无敌开始 > 1059-病痨诡

  不外乎兵祖如此气愤。
  打从他灭世以来,霍克率领的光照会可是没少给他找麻烦。
  多少次,都是光照会的出现,稳定住了联盟溃败的局面。
  如今好容易就要杀死贾岛亲人了,霍克又出现了。
  自己明明已经命令灯塔国等一些投降的国家去袭击炎夏多处,转移光照会的注意力了。
  自诩为地球守护者的他们,难道不是去救助更多的人么?
  为什么又来坏自己的事情?
  这不是,愤怒之下,兵祖就忍不住大骂:“铁疙瘩,别忘了,贾岛可是灭了你们的组织。你们与他如此深仇大恨,如何敢来阻止我?”
  霍克嘴唇轻抿,调整了一下语言转换器后道:“虽然贾岛曾经灭了光照会,但那是我们之间的私事。若是我放任你杀了贾岛的亲朋。等他回来之后,会比你们更加疯狂。所以,我必须保护他们。”
  兵祖跺脚抓狂,已经气的暴跳如雷的他,拿手指着霍克冲冻祖大吼:“给我把他也杀了,都给我杀了!”
  冻祖皱了皱眉,在索菲亚的影响下厌恶战斗杀生的他,并不想过多杀戮。
  可此时索菲亚的灵魂就在兵祖手中捏着,纵使冻祖如何的不情愿,也依旧要去照做。
  不得已,冻祖只能咬咬牙,喊一声,向霍克发出攻击。
  霍克也不畏惧,一跺脚召唤圣光盾,一边阻挡冻祖的攻击,一边开启激光炮反击。
  有霍克这个生力军的加入,总算是暂时的止住了溃败。
  至少,在电脑的分析下,冻祖的一些攻击手段,也算是有迹可循让霍克钻空子。
  当然了,这也和冻祖放水有一定的关系。
  ......
  。咳咳。”
  众人愕然看来,男子就抬头望向空中的冻祖:“你们曾经身为神明,咳,咳咳,缘何会对普通人下手?”
  兵祖破口大骂指着男子:“病痨鬼,你又是谁?”
  男子摇摇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若是再不出手,就让你们把贾岛的亲朋杀干净了。我有事情要拜托他,所以,我必须要保下他的亲朋。”
  兵祖大骂,提着大戟赶来就要下杀手。
  男子丝毫不惧,手臂一晃,在其手腕处,便出现了一道绿色符文凝聚而成的手环。
  随着男子的动作,那原本滴溜溜缓慢旋转的圆环忽然停下,连带着,兵祖的向前扑的身躯也停了下来在空中,连带着风中飘扬的发梢,都凝固住了。
  男子还在咳嗽着,望前走了一步在兵祖面前,二话不说,抬手一拳打在兵祖脸上。
  他这一拳下去,手腕处的绿色符文手环又开始了转动。
  在一声嘭的巨响中,兵祖也整个人倒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数百米方才止住身形。
  起身后,冻祖人都慌了,捂着自己脸颊大叫:“怎,怎么回事,我怎么没看见你的动作?”。咳咳。”
  众人愕然看来,男子就抬头望向空中的冻祖:“你们曾经身为神明,咳,咳咳,缘何会对普通人下手?”
  兵祖破口大骂指着男子:“病痨鬼,你又是谁?”
  男子摇摇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若是再不出手,就让你们把贾岛的亲朋杀干净了。我有事情要拜托他,所以,我必须要保下他的亲朋。”
  兵祖大骂,提着大戟赶来就要下杀手。
  男子丝毫不惧,手臂一晃,在其手腕处,便出现了一道绿色符文凝聚而成的手环。
  随着男子的动作,那原本滴溜溜缓慢旋转的圆环忽然停下,连带着,兵祖的向前扑的身躯也停了下来在空中,连带着风中飘扬的发梢,都凝固住了。
  男子还在咳嗽着,望前走了一步在兵祖面前,二话不说,抬手一拳打在兵祖脸上。
  他这一拳下去,手腕处的绿色符文手环又开始了转动。
  在一声嘭的巨响中,兵祖也整个人倒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数百米方才止住身形。
  起身后,冻祖人都慌了,捂着自己脸颊大叫:“怎,怎么回事,我怎么没看见你的动作?”。咳咳。”
  众人愕然看来,男子就抬头望向空中的冻祖:“你们曾经身为神明,咳,咳咳,缘何会对普通人下手?”
  兵祖破口大骂指着男子:“病痨鬼,你又是谁?”
  男子摇摇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若是再不出手,就让你们把贾岛的亲朋杀干净了。我有事情要拜托他,所以,我必须要保下他的亲朋。”
  兵祖大骂,提着大戟赶来就要下杀手。
  男子丝毫不惧,手臂一晃,在其手腕处,便出现了一道绿色符文凝聚而成的手环。
  随着男子的动作,那原本滴溜溜缓慢旋转的圆环忽然停下,连带着,兵祖的向前扑的身躯也停了下来在空中,连带着风中飘扬的发梢,都凝固住了。
  男子还在咳嗽着,望前走了一步在兵祖面前,二话不说,抬手一拳打在兵祖脸上。
  他这一拳下去,手腕处的绿色符文手环又开始了转动。
  在一声嘭的巨响中,兵祖也整个人倒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数百米方才止住身形。
  起身后,冻祖人都慌了,捂着自己脸颊大叫:“怎,怎么回事,我怎么没看见你的动作?”。咳咳。”
  众人愕然看来,男子就抬头望向空中的冻祖:“你们曾经身为神明,咳,咳咳,缘何会对普通人下手?”
  兵祖破口大骂指着男子:“病痨鬼,你又是谁?”
  男子摇摇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若是再不出手,就让你们把贾岛的亲朋杀干净了。我有事情要拜托他,所以,我必须要保下他的亲朋。”
  兵祖大骂,提着大戟赶来就要下杀手。
  男子丝毫不惧,手臂一晃,在其手腕处,便出现了一道绿色符文凝聚而成的手环。
  随着男子的动作,那原本滴溜溜缓慢旋转的圆环忽然停下,连带着,兵祖的向前扑的身躯也停了下来在空中,连带着风中飘扬的发梢,都凝固住了。
  男子还在咳嗽着,望前走了一步在兵祖面前,二话不说,抬手一拳打在兵祖脸上。
  他这一拳下去,手腕处的绿色符文手环又开始了转动。
  在一声嘭的巨响中,兵祖也整个人倒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数百米方才止住身形。
  起身后,冻祖人都慌了,捂着自己脸颊大叫:“怎,怎么回事,我怎么没看见你的动作?”。咳咳。”
  众人愕然看来,男子就抬头望向空中的冻祖:“你们曾经身为神明,咳,咳咳,缘何会对普通人下手?”
  兵祖破口大骂指着男子:“病痨鬼,你又是谁?”
  男子摇摇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若是再不出手,就让你们把贾岛的亲朋杀干净了。我有事情要拜托他,所以,我必须要保下他的亲朋。”
  兵祖大骂,提着大戟赶来就要下杀手。
  男子丝毫不惧,手臂一晃,在其手腕处,便出现了一道绿色符文凝聚而成的手环。
  随着男子的动作,那原本滴溜溜缓慢旋转的圆环忽然停下,连带着,兵祖的向前扑的身躯也停了下来在空中,连带着风中飘扬的发梢,都凝固住了。
  男子还在咳嗽着,望前走了一步在兵祖面前,二话不说,抬手一拳打在兵祖脸上。
  他这一拳下去,手腕处的绿色符文手环又开始了转动。
  在一声嘭的巨响中,兵祖也整个人倒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数百米方才止住身形。
  起身后,冻祖人都慌了,捂着自己脸颊大叫:“怎,怎么回事,我怎么没看见你的动作?”。咳咳。”
  众人愕然看来,男子就抬头望向空中的冻祖:“你们曾经身为神明,咳,咳咳,缘何会对普通人下手?”
  兵祖破口大骂指着男子:“病痨鬼,你又是谁?”
  男子摇摇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若是再不出手,就让你们把贾岛的亲朋杀干净了。我有事情要拜托他,所以,我必须要保下他的亲朋。”
  兵祖大骂,提着大戟赶来就要下杀手。
  男子丝毫不惧,手臂一晃,在其手腕处,便出现了一道绿色符文凝聚而成的手环。
  随着男子的动作,那原本滴溜溜缓慢旋转的圆环忽然停下,连带着,兵祖的向前扑的身躯也停了下来在空中,连带着风中飘扬的发梢,都凝固住了。
  男子还在咳嗽着,望前走了一步在兵祖面前,二话不说,抬手一拳打在兵祖脸上。
  他这一拳下去,手腕处的绿色符文手环又开始了转动。
  在一声嘭的巨响中,兵祖也整个人倒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数百米方才止住身形。
  起身后,冻祖人都慌了,捂着自己脸颊大叫:“怎,怎么回事,我怎么没看见你的动作?”。咳咳。”
  众人愕然看来,男子就抬头望向空中的冻祖:“你们曾经身为神明,咳,咳咳,缘何会对普通人下手?”
  兵祖破口大骂指着男子:“病痨鬼,你又是谁?”
  男子摇摇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若是再不出手,就让你们把贾岛的亲朋杀干净了。我有事情要拜托他,所以,我必须要保下他的亲朋。”
  兵祖大骂,提着大戟赶来就要下杀手。
  男子丝毫不惧,手臂一晃,在其手腕处,便出现了一道绿色符文凝聚而成的手环。
  随着男子的动作,那原本滴溜溜缓慢旋转的圆环忽然停下,连带着,兵祖的向前扑的身躯也停了下来在空中,连带着风中飘扬的发梢,都凝固住了。
  男子还在咳嗽着,望前走了一步在兵祖面前,二话不说,抬手一拳打在兵祖脸上。
  他这一拳下去,手腕处的绿色符文手环又开始了转动。
  在一声嘭的巨响中,兵祖也整个人倒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数百米方才止住身形。
  起身后,冻祖人都慌了,捂着自己脸颊大叫:“怎,怎么回事,我怎么没看见你的动作?”。咳咳。”
  众人愕然看来,男子就抬头望向空中的冻祖:“你们曾经身为神明,咳,咳咳,缘何会对普通人下手?”
  兵祖破口大骂指着男子:“病痨鬼,你又是谁?”
  男子摇摇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若是再不出手,就让你们把贾岛的亲朋杀干净了。我有事情要拜托他,所以,我必须要保下他的亲朋。”
  兵祖大骂,提着大戟赶来就要下杀手。
  男子丝毫不惧,手臂一晃,在其手腕处,便出现了一道绿色符文凝聚而成的手环。
  随着男子的动作,那原本滴溜溜缓慢旋转的圆环忽然停下,连带着,兵祖的向前扑的身躯也停了下来在空中,连带着风中飘扬的发梢,都凝固住了。
  男子还在咳嗽着,望前走了一步在兵祖面前,二话不说,抬手一拳打在兵祖脸上。
  他这一拳下去,手腕处的绿色符文手环又开始了转动。
  在一声嘭的巨响中,兵祖也整个人倒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数百米方才止住身形。
  起身后,冻祖人都慌了,捂着自己脸颊大叫:“怎,怎么回事,我怎么没看见你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