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长夜国 > 第五百零八章 药哥,多年未见,可想我么?

  姜药能不惊愕么?因为这女子竟然是…虞嫃!
  但见她笑靥嫣然,风姿卓绝,一双再熟悉不过的眸子清如晓天,犹如造化生就的丽人,不是虞嫃是谁?
  这也太巧了吧?她怎么会在这里?
  明王没想到,虞嫃闭关数年,几年不出面主持朝政,竟然躲在这个大药墟。
  不过,虞嫃外出游历一直都是去向神秘,芳踪不定。能在这里邂逅她,也不奇怪。
  短暂的惊愕之后,姜药顿时露出惊喜。
  “嫃儿,原来是你!”
  多年不见虞嫃,姜药忍不住喜出望外。
  这些年,他很思念虞嫃。
  感知虞嫃的修为,姜药不禁再次愕然,他竟然看不出虞嫃的修为了。
  她的进步,也太大了吧?难道是九阴青莲起了作用?或者她苏醒前世记忆,得了天大机缘?
  “药儿想不到吧,我们竟然能在此相逢。哈哈,也真是巧。”
  虞嫃笑盈盈的说道,清颜绝世的脸蛋宜喜宜嗔,般般入画。
  她见到姜药,也是满脸惊喜。
  一边的道士罗鸿见状,也点头微笑道:“明王,嫃儿来此也是为了采药。你们能在此重逢,真是可喜可贺。”
  姜药忽然一愣,他想起之前罗鸿说‘贵客到了,可出来相见’。
  然后虞嫃就出来了。
  那么看样子,虞嫃应该和罗鸿很熟,还不是一般的熟。
  虞嫃似乎看出了姜药的心思,笑道:“药哥,罗师也是我的一位师尊,也算是你的前辈了。”
  她拉着姜药的手,大大方方的进入茅庐,“师尊,我和他先说说话。”
  罗鸿抚须点头,“无妨,你们自说便是。”
  山野茅庐,大有林下之感。
  一张几,一壶茶。
  两人对坐。
  “这么久不见,如今你我都已经苏醒记忆。”虞嫃给姜药倒了一杯茶,“想起来还真是感慨。”
  “是啊。”姜药端起茶,心情有点复杂的说道,“嫃儿苏醒记忆,做了皇帝,倒是和之前有点不同了。”
  “是么?”虞嫃笑了,撩撩秀发,看上去这才恢复了不少俏皮模样,“药哥和以前也有点不同了呢。”
  “我们都苏醒了前世,都做了国主,哪能和以前一模一样?总会有些变化。”
  “不过…”虞嫃拉起姜药的手,“就是再变,我们之间的情意却世世不变。”
  她抬起清眸,目光温暖的看着姜药,“我心如磐石,君心如明月。药哥,这些年未见,可有想我么?”
  ………
  虚空海,东禹宗。
  古老肃穆的宗门大殿中,一个女子正居住而坐。
  她身穿藕色长裙,风华绝代,仙姿玉貌,一双璀璨的凤眸不怒自威。
  看上去年纪虽小,却带着一种至高无上的威严,上位者的气势似乎与生俱来。
  就是两边坐着的四位大乘强者,也都不敢拿大。
  殿中的宗门弟子,更是人人面带恭敬之色。
  这女子,当然就是强势继承宗主之位的虞嫃。
  慕仙颜‘陨落’之后,虞嫃以令主之位继承宗主之位,她又是新鲜出炉的大乘强者,没人敢反对。
  在崔嵬的帮助下,她成了赶跑海族仙人,挽救宗门的英雄。
  此时,距离虞嫃继承宗主之位,已经半个月了。
  “诸位。”虞嫃声音清冷,“如今海族已经屈服,愿意臣服东禹宗。接下来,就轮到西魔宗了。”
  “为今之计,要抢在几大强宗联手之前,各个击破。”
  “宗门联盟必须成立,我东禹宗必须成为盟主。虚空海世界,必须要有一个最高的声音。”
  因为慕仙颜陨落而神色落寞,情绪伤感的澹台蕴之,终于开口说道:
  “宗主,若是联盟组建成功,接下来是要干预仙界大战么?”
  虞嫃点头:“不错。虚空海虽然和仙界大陆分属两个世界,彼此连飞讯都不通,可说到底也属于仙界的一部分。”
  澹台蕴之皱眉:“可是两地来往的通道早就关闭,只能通过极特殊的手段进出。怎么把这么多人送到仙界大陆?”
  “若是送出少数人,我们还能想办法。可是百人以上绝无可能,搞得不好会被空间漩涡吞噬。”
  虞嫃道:“打开通道之事我有办法,师叔不用担忧,只要有可靠的人手,我就能其送到周国。”
  “我已经数年没有回国理政,又无法传递飞讯,不能一直待在这里。所以三月之内,联盟一定要建成,我没有太多时间了。”
  “我猜测,海族投降后六大强宗一定会联合起来。我们不能再等,今日就西征,拿下西魔宗!”
  “六大强宗全部拿下,其他所有宗门也不敢再反抗,整个虚空海也就听话了!”
  虞嫃站起来,下令道:“出发!”
  ………
  大药墟,茅庐野府。
  一轮大月悬空起,为苍凉凶险的药墟世界增添了静美柔和的气氛。
  月下,姜药和虞嫃正在对酌。
  考虑到这个地方有些古怪,而且罗鸿和李时珍有联系,姜药没有提有关李时珍的秘密。
  甚至没有提有关姜正嫡和“夜帝心”大黑暗术的事。
  事实上,考虑到这里是罗鸿的地盘,姜药什么重要信息都没有谈论。
  谁知道罗鸿和李时珍到底是什么关系?
  “想不到,你竟然半步大乘了,还是比我快。”姜药开口问过,才知道虞嫃的修为已经是半步大乘了。
  他在混沌天柯秘境修炼,竟然还是被虞嫃超越。
  这也不奇怪。因为前世虞嫃当了五千多年仙帝,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来布置后手。
  而李遂当仙帝的时间不长,被流放监视的时间却很长,又两次复辟失败,当然没有崔懿的资源好。
  “药哥的修炼也很快啊,不知道有什么秘密。”虞嫃笑了。
  姜药没有直接说出混沌天柯的事,打算方便时再说。
  起码,不能在这个大药墟里面说。
  “药哥,我们一起去找药材吧。”虞嫃说道,“找完药材,我就回周国理政了。”
  “如今东域已经拿下,我要是再不回朝,怕不是什么好事。”
  姜药笑道:“嫃儿,你如今拿下了东域,不会立刻西征吧?”
  虞嫃摇头:“当然不会,这个你放心好了。我要么对南域用兵,要么对北域用兵。西域么,肯定要等几年。”
  姜药心中有点紧张,“你不会先对南域动手吧?我也想要南域。”
  虞嫃哈哈一笑,“大周完全可以对南域动手,药哥,向南还是向北,只看时机而定,我可不会让着你。”
  “若是南域大乱,肯定是大周出兵的好机会。可惜南域迟迟不乱,竟然拖到现在。”
  姜药看看天上的月亮,想起当年梵山古寺的月亮,想起了小时候的虞嫃。
  而眼前这美的令人窒息的虞嫃,不知为何,似乎有点不太可爱了。
  是变了么?
  她的相貌气息当然没有变,还是和之前一样。可奇怪的,就是没了之前那种彼此心心相印的感觉。
  好像两人之间,多了一层无形的隔阂。
  姜药不禁有点悲哀。
  对虞嫃的感觉,似乎有点淡了啊。
  难道是因为双方多年未见,都苏醒了记忆,都当了一国之君的缘故么?或者因为两国之间越来越敌对的缘故?
  为什么,他心中生出了一种疏离感?
  难道,自己如今爱的是前世的崔懿,不是今生的虞嫃?
  是自己的心境变了么?
  姜药忍不住心中暗叹。
  “好,嫃儿,我们一起去采药吧。”
  姜药因为自己心中生出的疏离而对虞嫃感到有点内疚。
  毕竟多年没见了。或许和虞嫃相处一段日子,才能找回之前那种感觉。
  虞嫃冰雪聪明,她也忍不住露出黯然之色,“药哥,为何这次见面,感觉和以前不同了?”
  姜药主动拉着她的手,“可能是因为我们多年不见了吧。”
  “走,我们现在就出发,寻找宝药。”
  姜药不想再待在茅庐。在这个地方,他想问问罗鸿的来历都不方便。
  两人直接离开。而罗鸿在另一处茅庐静修,两人也没有打扰他。
  就这样,姜药从始至终都没和罗鸿说上几句话,就离开了茅庐。
  一出茅庐,虞嫃就伸出雪白的手,“给。”
  姜药一看,原来是一枚“大罗道果”。
  原本以为大罗道果和自己无缘,想不到还是从虞嫃这里得了一枚。
  姜药怎么会和虞嫃客气?他直接拿过大罗道果,连谢字都不说。
  这些年,他不知道得了虞嫃多少好东西,还用说谢?
  太见外。
  ……
  直到走出了数万里,姜药才问起罗鸿的来历。
  “他是个道士,是天生有道缘慧根的人。”虞嫃解释道,“上清观有一块道碑,是上古时期仅存的道藏。”
  “上清观凭借道碑记载的道藏,竟然恢复了道门。”
  “所以,最早恢复道门的不是你的明国,其实是上清观。”
  “不过,上清观是真正的出世宗门,他们一直在深山静修,从不出仕武阀,非常低调。”
  “他们其实是看不上武阀,才不愿意出仕。”
  “我也想恢复道门,已经说服罗鸿,接受大周国师之位。不久之后,上清观就将成为大周道宫,弘扬名教正法。”
  “我拜他为师,也是为了打动他。要知道,上清观可是仅存的道门正宗,隐藏的实力其实极强,远超你的想象。”
  姜药这才明白。但是虞嫃虽然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他还是难以判断罗鸿是什么人。
  这种人很奇怪。哪怕你见过他,打过交道,可提起他仍然感到一头雾水,难以准确的形容对方。
  姜药想劝虞嫃提防罗鸿,可问题是他对罗鸿的怀疑没有任何证据,只是一点虚无缥缈的猜测。
  “我听说,罗鸿和我师尊(李时珍)相交,是真的么?”姜药问道,“我倒是不知道。”
  虞嫃看了姜药一眼,点头说道:“你消息也挺灵通。嗯,两位师尊的确有交情,只是知道的人极少罢了。”
  说到这里,她的目光带了一丝莫名的意味。
  姜药正要说出姜正嫡和李时珍的事情,忽然看到密林中有一块石碑。
  这石碑很是古老,只有一小节露在外面。
  可是姜药看到石碑,就感到有点熟悉。
  他直接走过去,伸手一爪,巨大的石碑就拔地而起。
  古老巨碑之上,赫然是两个道韵犹存的大字:药州。
  傍边还有一行小字:药韵天府。
  这不就是当年御笔题写的大碑么?
  这碑显然是被姬佗带到药州的。当年,这巨碑就伫立在此,后来渐渐没入黄土。
  “这就是你前世亲笔题写的大碑吧。”虞嫃摸摸大碑,目中也露出复杂之色。
  姜药闻言却是有点奇怪。
  “药州”这两个字是自己写的不假,可“药韵天府”这四个字,却不是自己写的。
  这四个小字是谁写的?
  恰恰是当时的皇后崔懿,临摹自己的笔迹写的。
  仙帝写大字,仙后写小字,代表对营建药州的重视。
  所以虞嫃的话,让他感觉有点古怪。
  姜药忍不住指着四个小字,有意无意的说道:“这四个小字,写的没有大字好。”
  虞嫃笑道:“书道我不太擅长,我感觉一样啊。”
  嗯?姜药闻言心中再次感到有点奇怪。
  但,他也没有多说。或许,虞嫃对此事的记忆太少吧。毕竟,不能苏醒全部记忆。
  “药儿,你不是要寻找宝药么?快让灵韵出来,感知一下宝药的所在。”
  虞嫃提醒道。
  姜药再次召唤出姜灵韵。
  姜灵韵一看到虞,立刻露出甜美的笑容,“娘亲!”
  多年前,虞嫃给了她不少好处,哄得她很高兴,所以她始终记得这个美丽的‘娘亲’。
  “咯咯,灵韵想娘了没有?”虞嫃摸摸姜灵韵的头。
  姜灵韵伸出手,“想!”
  虞嫃赶紧取出几样高达七级的稀罕灵食,“这是娘亲专门为你准备的。”
  看到她们“母子”相处的不错,姜药也露出笑容,之前的怪异之感也消散了。
  姜灵韵倒也懂事,收了灵食赶紧指着一个方向:
  “距离此处四万多里,有两株夜明花,正是炼制天心大明丹的宝药。”
  虞嫃问道:“药哥要炼制天心大明丹?这可是上古时期就极其罕见的九级仙丹。”
  “你炼制此丹,是为了对付大黑暗术么?”
  “咦?药哥你能炼制九级丹药,莫非…”
  姜药还来不及主动告诉她,她就主动问道了。
  “不错,就是为了炼制天心大明丹。”姜药说道,“我正打算告诉你,姜正嫡有大黑暗神通,我们都要小心。”
  虞嫃眼睛一眯,“原来是他。此人阴险狡诈,怎么提防都不为过。还有她的母君蚕药妃,也不得不防。”
  “药哥你能炼制九级丹药,莫非…”
  姜药也不隐瞒,“我不但是药真人,还得到了一件重宝,所以…”
  神农造化鼎!
  虞嫃顿时心中雪亮。
  姜药有点奇怪的问道:“嫃儿,这个大药墟虽然有几十万里,可却有罗鸿这等深不可测的强者,怎么至今没有发现夜明花?”
  虞嫃笑道:“他虽然得了机缘到,到过虚空海,修到大乘圆满,可在这个大药墟,神识仍然受到极大压制。”
  “那株夜明花,他若想找到绝非易事。除非是仙人,否则谁也别想在这里轻易找到宝药。”
  大乘圆满么?姜药想道。
  这个修为已经很可怕了,比翼圣的修为都高。可罗鸿给姜药的感觉,却更加深不可测,似乎没那么简单。
  “嫃儿,你可要小心才是。可能有一股神秘而强大的势力,在阻止救世。”姜药一边走一边说道。
  他害怕虞嫃遭遇危险。
  “是么?”虞嫃目中眼波一闪,“药儿怎么知道的?”
  姜药没有说话,而是打出虞嫃的通讯牌道纹,然后给虞嫃发了一道飞讯。
  在这个地方,不能随意谈论李时珍。这个名字,在此极其敏感。
  白光一闪,傍边的虞嫃立刻收到了飞讯。
  她扫了一眼,脸色有微微一变。
  “原来如此。”虞嫃点头,“药儿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啊。放心吧,我会小心提防。药哥也要小心才是。”
  “嗯,我们先找到宝药再说。”
  两人虽然没有使用飞行法宝,可速度仍然很快。
  姜药抱着姜灵韵,拄着蛇杖在前面开道。虞嫃则是紧随其后。
  她看着姜药的背影,目光微微眯起……
  ps:会不会有人说药儿蠢啊,换位思考就知道,其实真的不是蠢。蟹蟹,晚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