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雾都侦探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偶遇

  扣除了刀锋和反恐办公室,梁袭想不到伦敦有更合适接案的司法部门。不排除国警介入的可能,因为情报是国警拿到的,在一名将军遇刺的情况下,他们有理由调查与之相关的案件。如果国警牵头,只要联合一个司法部门,比如罗密欧的北区刑侦部,就可以对圣旗男展开全面调查。梁袭对国警系统知之甚少,不知道其中有什么能人,不做评论。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梁袭本人很乐意由自己完成对圣旗最后一击,尴尬的是没人邀请自己。一旦司法系统去梁袭化后,梁袭基本上就变成了瞎子和聋子。好在梁袭有过人的能力,让司法系统在遇见难办的案件时会想到他。
  梁袭想介入案件,首要条件是案件必须有难度。马尔上校将圣旗男的身份信息说的非常清楚,除非调查部门想放长线钓大鱼,否则没有梁袭出手的机会。即使是刘真,也希望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解决案件,而不是完全依赖梁袭来破案。
  有这么一个真实笑话。一哥们为公司设计了一套半自动化管理系统,系统运作的非常好,老总因此对他大加赞善。由于企业实现半自动化管理,公司裁掉了部分不需要的员工,其中就包含这哥们。老鼠都抓光了,还要猫有什么用呢?
  ……
  虽然不允许接下班,但是自己去公园散步,看美女夜跑总行吧?说不定跑完之后,心一软,就被自己牵回家了呢?
  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晚饭后梁袭去夜跑公园散步,‘偶遇’正在热身的卡琳。卡琳见到梁袭笑嘻嘻的出现,一眼识破其诡计,当即笑的不能自我。把梁袭拉过来一通修理后,送个吻让梁袭滚蛋。
  于是梁袭只能滚蛋了,他没开车来,他本意是乘坐夜跑后卡琳的车去公寓,让卡琳上去喝杯水,毕竟人家送自己回家,不给人家喝杯水说不过去。
  梁袭站在路边等出租车,一辆黑色轿车开到身边,后座位置与梁袭齐平。玻璃放下来,是蕾娜的父亲,梁袭生母现任丈夫:蕾父。他是一名德国情报部门高官。
  蕾父道:“梁袭,喝杯茶?”
  你都找上门了,能不行吗?梁袭绕过去开后车门,上了轿车。
  汽车开动后,蕾父从扶手抽屉拿出一个纸盒,道:“你母亲听说我到伦敦公干,让我带粽子给你。她本打算过几天邮寄给你。”
  “谢谢。”梁袭接过纸盒,礼貌微笑道:“叔叔,你一上来就打感情牌,我招架不住。”
  蕾父道:“你别想太多,我这次是来办事的,事情已经办好。你是不是觉得我定位你的手机,特意来找你?”
  梁袭道:“当然不可能,应该是巧遇。”
  蕾父道:“我是忘了粽子的事,见到你才想起来。我去探望了玛利亚医院的芬妮,刚刚从玛利亚医院离开。经过公园时看见你,想起了粽子。除此之外,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蕾娜对你的评价非常高。”
  这个解释倒是真有可能。蕾父说明去探望芬妮,时间线是可查的。出医院后沿着道路行进数百米就是夜跑公园。自己为了拦车站立在最显眼的地方。虽然还是巧合,但无所谓了,是否特意与自己见面不重要。
  梁袭谦虚道:“运气好,瞎蒙对了一些事而已。”
  “呵呵。”蕾父道:“你知道地中海儿子和弟弟被绑架的事吗?”
  “嗯。”
  蕾父道:“鉴于情况特殊,还有斯科尔是德国情报人员,因此三国联合调查组决定解散斯科尔调查小组。由我们德国人将斯科尔带回德国进行审问。你有什么看法?”
  梁袭许久没说话,看了看蕾父又避开对视的眼神。
  蕾父等待一会:“嗯?”
  梁袭道:“下午我和贝克办事,贝克接到了通知。当时我推测这个绑架非常蹊跷,存在不少疑点。听闻叔叔你这么一说,我想绑架案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是叔叔你们干的,恫吓地中海,英国人肯定偏向地中海。法国人的不乐意不作数,由德国人带走斯科尔是最好的解决绑架案的办法。在叔叔你神机妙算之下,斯科尔落到了叔叔你的手上。此外我认为斯科尔或许不是叛徒,他是谍中谍,所以德国人想尽办法要把斯科尔弄回国。”
  “你的想法很有意思,确实不排除你所说的几个可能。”蕾父道:“英国和法国都提出了同样看法,很直接问我,是不是我策划了绑架案。”
  梁袭问:“是吗?”
  蕾父没有回答,问:“第二个可能呢?”
  梁袭道:“第二个可能,对方算到了在绑架之后,斯科尔会被引渡回德国。斯科尔会乘坐什么交通工具呢?必然是飞机,并且是专机,因为斯科尔和未破获的马尔相关案件有关,他不能在公众面前露面。歹徒在绑架地中海孩子和弟弟之后,只要派人在专机机场埋伏,就可以得到射杀斯科尔的机会。”
  蕾父:“有没有第三个可能,斯科尔乘坐专机离开前往德国,但飞错了机场,被冒充情报部门的人接走呢?”
  梁袭笑了:“这就有意思了,没有叔叔你的操持,我想不可能会出现这么严重的错误吧?”
  蕾父道:“目前的消息是:黑客入侵塔台,让飞机转道十五公里外的小机场。”
  欧美部分国家他们的飞机交通比较发达。美国有两万多个民用机场,德国有近四十个国际机场,五百多个民用机场。会搞错吗?飞行员一定会遵守塔台命令,只要确认命令,他们就会转场。转场到十五公里外的小机场,飞机上的特工没有人联系总部吗?蕾父说押送特工不清楚转场,下飞机时发现迎接飞机的两辆汽车内是蒙面歹徒,面对人员和装备的差距,三名特工只能选择投降。
  歹徒车辆怎么进入飞机场呢?一来民用飞机场管理比较松懈。二来骇客修改了数据,两辆车车牌通过扫描后通过权限进入机场,机场方面没有阻拦。
  歹徒在德国劫走斯科尔一事,非要牵强的解释,也能解释的过去。但是梁袭偏向德国耍氓流,直接让斯科尔消失。不管你信不信,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斯科尔没了。
  蕾父听闻此事,知道英法肯定认为是德国人搞事情,于是向芬妮道别,前往联合调查组总部,在路上恰巧遇见了梁袭。蕾父希望梁袭有自己独特的看法。可惜梁袭看法与英法一致,德国人贼喊做贼。有意思是的,联合调查组至今还不知道马尔已经落到美国人的手上。相比马尔的价值,斯科尔不值一提。
  美国人都吃上肉了,你们还在抢肉汤。
  ……
  或许蕾父真的是偶遇梁袭,他让司机先送梁袭回公寓,路上两人聊的话题基本和马尔与黑暗会有关。梁袭获悉了黑暗会和欧盟之间的关系。欧共体和欧盟不同,欧盟在93年正式成立,当时只有六个国家,分别是德国、意大利、法国、卢森堡、比利时与荷兰。发展前期并不算顺利,主因是东德并入西德之后,西德经济和社会体系遭受重创。诸如挪威等国家虽然递交了申请,通过了申请,但是人民否决了加入欧盟的提案。
  欧盟的发展很艰难,巴尔干冲突,欧债和预算危机都是官方需要面对的难题。每个国家始终存在反对声音,即使加入了欧盟,仍旧有声音反对欧盟的举措。比如欧元,布置反应部队等等。官方负责解决和缓解这些问题,黑暗会则处理提出和激化问题的人。
  欧盟成立之前黑暗会先行出现,德意法三个国家中的三位有影响力,拥护欧盟理念的人成立了黑暗会。他们也是黑暗会的基石,由他们来吸纳更多欧洲强势人员和家族加入黑暗会。这些人在这三十年时间内赚的钵满盆溢。伴随他们的壮大,黑暗会跟随着壮大。欧洲官方对黑暗会的发展持消极态度。为什么大家那么在意马尔呢?因为马尔极可能掌握有黑暗会基石人员的资料,一旦资料曝光,对欧盟整体伤害极大。
  蕾父的这个说法并不新鲜,是目前网络上对于出现在台面上黑暗会话题的一个猜想。蕾父告诉了梁袭他不知道的一些有趣信息,也就是沉默者计划。沉默者计划根本不是德法英三国联合行动计划,而是英国单独行动计划。
  英国在欧盟中的话语权很小,付出的代价很大,这是英国脱欧的一个原因。英国的沉默者计划开始实施后不久,德法敏锐察觉到不对,于是就与英国情报部门联系。既然被发现了自己吃独食,英国开放沉默者计划,让德法人员一起参与到计划中去。
  第二个有趣的事,沉默者小队失联之后,数月之内陆续在欧洲各地发现特工们的尸体。有意思的点在于,死者中没有一位是英国特工。德法认为是英国人的阴谋,英国人肯定不承认,你得拿出证据来。就如同德国人硬把斯科尔接到德国,还上报斯科尔被歹徒挟持,你不同意?你把证据拿出来。
  德法犯了一个大错,他们认定是英国人搞鬼后,对英国情报系统进行调查,对沉默者小队进行调查,发现英国人也在花费大量的资源寻找沉默者小队,当时他们认为英国人欲盖弥彰。在事情持续了将近一年时间,英国人从约翰郡附近找到了十二具尸体,全部是英国特工成员,也就是说英国特工是集体遇害,集体掩埋。尸检报告为中毒,死亡时间在沉默者小队失联前后。
  德法浪费了将近一年时间调查英国,再回头寻找沉默者线索,已经不知道如何入手。
  蕾父的说明将战争主体完全勾勒出来。起始原因是英国脱欧,德法等不满,只能是不满,而黑暗会则能搞七搞八。英国也不是没有准备,展开了反黑暗会的沉默者计划。德法根本不知道这个计划开始了多久,中途发现后要求加入,理由:黑暗会是全欧洲的敌人。
  看似德法和英国干上,但在英国特工尸体被发现后,德法陷入了迷惘,他们不知道敌人是谁,不清楚英国在沉默者事件中有没有撒谎。要得出答案,要么是马尔开口,要么是斯科尔开口。现在马尔不知所踪,斯科尔在德国被歹徒救走。这让英法两国对德国产生了怀疑。
  梁袭道:“听起来好像是德国和英国之间必有坏人。”
  蕾父慢慢将茶杯放下:“我想听听其他看法。”
  梁袭道:“在情景现场谋杀案中,最不引人注目的人最有可能是真凶。真凶预谋过场景,计算过时间,甚至背诵过台词,在案发后的调查中,他是嫌疑最小的人。就以柯南的一系列案件来说吧,虽然是影视作品,但剧中有一定逻辑道理。”所谓情景现场谋杀指的是预谋,设置好一个地点,设置好一个时间将目标杀害。这类谋杀案凶手不是利用逃脱现场来脱罪,而是赌无法指证他。
  四个人在包厢喝酒,有一个人被毒死,根据现场情况,死者尸体情况,可以肯定凶手在包厢中。假设死者是b,大家知道a与b有深仇大恨,从犯罪心理学来说,a反而不会利用这个场景杀人。c和b也有仇恨,但外人不知道他们有仇恨,c使用情景现场杀人对自己非常有利。还有一个可能,凶手就是死者,他为了诬陷某人而布局。
  蕾父听不太明白,期待看梁袭,梁袭道:“法国人。”
  蕾父问:“除了你主观想法外,有没有其他依据呢?”
  梁袭道:“可夫家族最强的汉娜家族根基在法国。我参加血月邀请,得知一个恐怕大家都已经知道的秘密:汉娜是血月长老之一。我与汉娜可夫家族接触不是一次两次,我能感觉到汉娜的势力远比我认识和知道的商人都要强。克莱门特家族,他拥有金钱和资本的资源,但是在法律上处于防守地位。他们不能目无法纪,犯法了也得律师来处理。汉娜家族则给我一手遮天的感觉,最少在法国是这样。诸如巴列家族,原本资料显示汉娜对巴列家族有控制权。但是事发之后,发现巴列家族不受汉娜家族的掌控。这个报告是官方报告,法国提供的调查报告。”
  梁袭道:“这里需要问一个问题,戴维斯住院之后,德国人是不是劫走戴维斯,送到海利亚城堡呢?”
  “法国人。”蕾父道:“法国事后承认并且说明,因为时间紧急,所以没有通过联合调查组的同意。同时法国保证,与马尔交换情报之后,会将情报与大家共享。”
  梁袭道:“马尔手上的指挥系统是法国人提供的。英国人开始沉默者计划,中途德法加入,法国人大发善心,给沉默者小队提供了一套先进的指挥系统。没有人相信法国人会无私奉献吧?毕竟法国人比德国人还缺乏社会责任感。”
  蕾父:“呵呵。”
  梁袭抱歉:“不好意思。”
  蕾父:“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继续。”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