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慕仙小花妖 > 第一百零六章 还好她命硬

  一群人匆匆奔到常笑云身前,为首以为拄着拐杖的老者,“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对着常笑云纳头便拜。
  “常天师,吾孙儿已经失踪三四日了,还未寻到,求常天师帮忙寻找。”
  “徐伯,有话还请起来好好说。”
  当初东平郡百姓感染狼毒,化身为半妖攻击人。
  事后,大家对同为妖类的芙蓉感到畏惧。
  当时只有这位徐伯对芙蓉报以笑容,表示感谢。是位十分善良且有智慧的长者。
  徐老伯的孙儿徐长生也很聪明,是位颇具才名的书生,可惜自负风流,有些轻浮。时常与人流连烟花之所舞文弄墨,屡教不改。
  前几日,徐长生同以往一般,偷偷跑出去与人一同喝花酒,结果回来的路上失踪了。
  徐长生一夜未归,家人在城中寻了一日也未能寻到人,便去报官。
  城主大人命人在城中四处搜寻,也未能找到人,便张贴告示,寻找目击者。
  那夜与徐长生分别的人皆言,他们出了春香楼各自回家,因徐长生家住在城门口附近,一群人陆陆续续分别之后,就剩下他一个人往南城门方向行去。
  当时最后与徐长生分别的人发誓保证,他是亲眼看到徐长生往归家的方向行去,至于之后徐长生去了哪里,他是全然不知。
  还有一点儿就是,当时徐长生酒醉的并不厉害,脚步稳,认得回家的路。
  徐长生失踪的事情闹大之后,城西一户人家的妇人也言,自己的儿子不见了。
  妇人的儿子是猎户,有时为了上山挖陷阱套野猪,时常夜不归宿,甚至住在山中两三日。
  这一次儿子上山打猎,妇人也没在意,结果偏巧家中有事儿,她便亲自上山,去寻儿子,却发现山上的小木屋内冷锅冷灶,明显最近没有人住过的迹象。
  妇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儿子可能失踪了,急忙也去报官。
  衙门查了两日,四处走访,也是毫无结果。
  最近,东平郡被恶妖采花案弄得人心惶惶,徐伯与妇人担心自己孩子的失踪不简单,日日去衙门守着等消息,但等到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近乎绝望的徐伯和妇人,皆知衙门并非没有尽力,而是能力有限。
  于是两家的亲戚朋友一同商量,决定到天师府寻求帮助,便寻到了这里来。
  苏宁盯着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妇人,突然开口道:“你是吉良哥哥的娘亲吧?”
  正用帕子抹眼泪的妇人,诧异的抬眼望着苏宁,过了好一会儿,眼睛蓦地一亮:“您是苏大小姐?”
  “吉婶子,我是苏宁。”
  妇人一下子从地上跳起,双手紧紧握住苏宁的手:“苏大小姐,我知道您有本事儿,求你念在吉良小时候带你上山玩儿的旧情,求你救救良儿。他都已经失踪好几日了,万一,万一他要是有一个闪失,我也不能活了。”
  又开始痛哭流涕的妇人哭喊她一个寡妇把儿子拉扯到大不容易,是哪个挨千刀的拐了她的儿子去?
  吉良竟然失踪了?
  难道是那日他没有下山?
  那一日城主府请吉良当向导,苏宁要留在山上诱敌,便让吉良先下山。
  前往天鹅湖诱敌的苏宁与常笑云不欢而散,与小黄鸡促膝长谈,之后并未再见吉良。
  听闻天师府曾雇佣吉良入山,吉良母亲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询问天师府把她儿子弄到哪里去了?
  雇佣向导是预先付了银两,天师府众人向后与吉良分开之后,便再未接触。
  抓住最后一根儿救命稻草的吉良母亲根本不听天师府的分辩,认定是天师府的人弄丢了自己儿子,上前拉扯常笑云。
  舍生取义的易定胜挡在自己师父身前,身上衣服险些被扯碎了,脸也差点儿被抓花了。
  苏宁急忙上前劝阻:“吉婶子,你先别着急,我这就去帮忙寻找吉良哥哥,一定能够打探到他的消息。”
  吉良娘亲感激的握紧苏宁双手:“苏大小姐,你从小就善良,还特别聪明,我相信您一定能够寻回我家良儿。”
  吉良的失踪,徐长生的失踪,还不能断言彼此之间是否有关联。
  苏宁请两家的人先回去等消息,她前往衙门询问调查记录,常笑云随同,知寒也同往。
  盯着桌上展开的卷宗,苏宁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昌叔。
  之前苏宁诱拐常笑云到妓馆春香楼,打探有关采花恶妖的消息,从大花那里得知她爹昌叔曾在出事儿的夜晚,看到过疑似凶手的嫌疑人。
  眼神非同凡人的昌叔,这一回,又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巡视到城北附近的昌叔,远远的看到前方有人影晃动。
  他定睛看了一会儿,辨认出是徐老伯家的孙儿徐长生,在他的身边,还有春香楼的花魁凤仙。
  又是那个花魁凤仙,这女人,肯定有问题。
  苏宁感谢了昌叔之后,直奔春香楼。
  春风瑶光花影红,春香楼送往迎来,高朋满座。
  匆匆奔到门口儿的苏宁正欲迈步入内,一道旋风突然落在春香楼大门口,馥郁花香弥漫开来。
  “仙上,许久不见,可还安好?”
  旋风散尽,牡丹花妖等一众花妖笑盈盈的堵在春香楼门前,苏宁背后的碧波剑,发出“嗡”的一声震颤。
  苏宁知晓这些花妖认错了人,眼神冷冽:“让开。”
  “听闻仙上死而复生,吾等众姐妹特前来恭贺,请仙上同吾等同回妖族,主持大事儿。”
  “吾,九嶷山弟子苏宁警告尔等,若敢在此闹事儿,休怪吾手下无情。”
  “哎呦喂,吓死人了。”
  甩着帕子的牡丹花妖,矫揉做作的摇头叹息:“仙上真是可怜,什么都不记得了,才会跟杀害自己的凶手混在一起。”
  她说着,眸光落在苏宁身后的常笑云的身上:“常天师,杀了芙蓉仙上一次还不够吗,你还打算把她的魂魄从这具身体里面抽出来吗?”
  苏宁圆睁双眼,眸光在花妖牡丹和常笑云二人身上来回逡巡。
  她知晓花妖芙蓉死了,却不知,原来乃是常笑云所杀。
  还有,这些花妖怎么也认定芙蓉的魂魄在她身上?
  如此一来,天师府将芙蓉魂魄附着在她身上的事情已成既定事实。
  苏宁想起石桥上那个诡异似妖的花魁凤仙,十有八九就是花妖,且受天师府指使,害她昏厥,常笑云好趁机在她身上动手。
  估计就是在那一次,常笑云把芙蓉的魂魄,悄无声息的附着在她身上。
  待她不慎因被球砸而昏迷时,装模作样的假好心跑来看她,其实是想要趁机借用她的身体复活花妖芙蓉。
  真是天衣无缝的好算计啊!
  还好,她命硬!
  免得小人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