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农女我捡个崽崽来种田 > 第八十六章:爱而不得

  陈澈想都没想反驳:“当然不是,怎么会呢?”
  看希希黯然的样子,大概也是爱而不得吧。
  今天酝酿了很久的问题终于问出口:“希希,你喜欢郑二公子?”
  陈希久久不语,只是默默走着。
  他转过头看她,她眼角的泪在路边石灯笼的微光中闪烁。
  不用她回答他也明白了,只是他还是不明白:“希希,你以前喜欢过我吗?”
  没想到陈澈在这关头会问这个,陈希轻轻摇摇头:“我一直把你当哥哥。”
  是自己自作多情了,陈澈心冷了下来。
  看着陈澈面无表情,陈希有些慌:“澈哥哥,你以后还会对我好吗?”
  如果表哥也不再在乎她,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陈澈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看着陈希:“你如果只把我当哥哥,以后喊我大表哥吧。”
  陈希脸色有些白,陈澈没有看到,继续说:“也别再做一些贴身的小物件,让我误会。”
  陈希这会儿没再想什么郑垣了,她无措的抓住陈澈的衣角。
  “澈……大表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陈澈轻轻拉出自己的衣角:“我送你回去,夜深了,别加重病情。”
  直到陈希躺在床上,陈澈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少女惶惶不安的看着自己,他叹口气:“好好睡吧,我以后会把你当亲妹妹对待。”
  陈希心里稍安,目送陈澈出门。
  陈澈回到自己屋里,竟然心情很平静。
  像是一个早对自己刑期有猜测的囚犯,判决书真的下来了,反而松了一口气。
  他亲手取下身上的荷包,玉佩,这些都是陈希挑的,甚至还有玉簪,扳指,屋里还有一些,林林总总收拾出一堆,放在桌子上。
  陈澈喊了侍女进来:“把这些都装进箱里,锁好,以后不用拿出来了。”
  侍女取了箱子收拾,吃惊的发现都是小姐给大公子的,这陈宅的风向怕是要变了。
  一个寄居在陈宅的远房表小姐和大公子的心上人的待遇绝对是不一样的。
  之前虽然主子没说明白,但仆从们都以为表小姐肯定会嫁给大公子,眼见陈员外也不反对,也算是个好归宿。
  表小姐柔弱,做了当家夫人,对下人们来说也是好事,故而陈希在陈宅的人缘很不错。
  陈希渐渐发现家里的下人没有以前恭敬上心,甚至有一次,她要吃一碗燕窝粥,厨房居然报上来说没有了。
  怎么会没有呢?她是隔三差五要吃的,厨房应该常备着才是,蔓蔓去问了,回来禀报:“是三公子最近读书费神,燕窝的用量大了,厨房说明日去采购。”
  三公子是庶出,之前从不会排在陈希前面,厨房看大公子的面子也不敢怠慢她。
  接着听到家里小丫鬟们讨论大公子跟梁家小姐议亲的事,小丫鬟们口无遮拦,直说梁家小姐是个厉害的,以后家里怕是容不下表小姐。
  说什么亲妹妹!陈希自嘲,带着蔓蔓出门了。
  出了门,却无处可去。
  如今这么狼狈,不想去找张晴晴,张晴晴是天之娇女,不会明白她的,她吩咐:“去郑宅。”
  敲了门,半天没有人应,在陈希耐心耗尽准备走的时候,郑管家过来开了门。
  陈希见过郑管家,很意外:“郑管家,您亲自开门?”管家算是家里半个主子,怎么也沦落不到开门的地步。
  郑管家苦笑,没有回话:“陈小姐是来找我家公子的吧,他在院里呢,你们说说话,劝他别喝酒了。”
  这几天二公子借酒消愁,希望这位小姐能开导他,别像上次一样陪他喝。
  一路走到里院,往日生机盎然的郑宅在春日里居然显得有些破败,像是没人打理一样,路上一个仆从也不见。
  郑垣在院里石桌上饮酒,神色清明,喝的并不多,偶尔倒一酒樽。
  陈希走过去坐到他对面,郑垣抬眼看看她,一言不发。
  两个人僵持了足足一刻钟,陈希先开口:“好久不见。”
  郑垣闷不做声又喝下一杯酒,陈希把他的酒壶拿在手里,递给蔓蔓。
  郑垣吊儿郎当的倚在圈椅上:“你凭什么管我?”
  “对不起……”
  “又道歉,你这么喜欢道歉,说吧,是因为拿了我的酒,还是因为你跟我娘说我喜欢江岚?”
  料到郑垣早晚会知道,陈希垂着长长的睫毛,睫毛上沾着一颗泪珠。
  郑垣此时心烦气躁,这女的跑过来二话不说夺了他的酒。
  道歉就道歉吧,他说了一句她就又开始哭,女人真是麻烦!不成亲是对的。
  陈希抬起头,擦了眼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郑夫人吓到我了……”
  “我知道。”
  自己娘对付一个小姑娘自然是手到擒来。
  他也没怪她,这件事的根底也不在陈希身上。
  “你不怪我?”
  “不怪,把我的酒还我。”
  “郑大哥别喝了……”
  “你有完没完?你若是来道歉我说了不怪你了,你可以走了,我心情不好,不送了。”
  “你为什么心情不好?”
  郑垣蹭的站起来,有些恼怒的看着陈希。
  陈希不看他,顾左右而言:“你家怎么就剩这几个人了?”
  刚刚郑管家听到动静过来,怕二公子把人家娇滴滴的小姑娘给打了,他替郑垣回答:“老夫人把人都带走了。”
  陈希咬了咬嘴唇,问:“老夫人不同意你和江岚姐姐的事?”
  郑垣泄气的坐下来:“不同意?人家根本看不上我。”
  郑垣很沮丧,陈希却有些窃喜,江岚没有骗她,她真的不喜欢郑垣。
  “那你自己在这儿怎么行呢?我来照顾你吧!”
  郑垣觉得这姑娘脑子有点不正常:“不用,你回你家去!”
  陈希的眼泪又涌上来:“我没有家了……”
  看到她哭郑垣就头疼,他转身出门:“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陈希咬咬牙,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了,该为自己的幸福冲一把,现在郑垣刚被江岚拒绝,自己温柔小意的安抚他,他还能不动心吗?
  陈希这次,清醒而主动的在郑宅住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