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松新传 > 080保护运粮队

  武松新传最新章节
  宋昭正在观望,一军士从渭南县城疾步而出,来到宋昭面前,跪地说道:“面前的将军是哪一位?”
  宋昭身边军士呵斥道:“什么将军?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是京兆府知府大人。”
  “小的拜见知府大人。”军士道。
  “渭南现在是什么情况?”宋昭问道。
  “回大人,华山贼拌做高大人的围剿官兵,本城县令不曾防备,涣然出迎,被华山贼寇中的一个和尚打死,攻破县城东门,把县城县库劫掠一空,刚走不到两个时辰。”军士拜倒在地,痛苦失声。
  宋昭示意身边军士把渭南的军士扶起,道:“你先不要哭诉,把详情细致告诉于我。”
  那军士不敢起身,趴伏在地,详细把华山贼寇怎么扮作官兵,怎么攻破东门,怎么把县城的粮草掠去一空,都详细的一一说了,因为华山众人攻破渭南县城的时候,他躲了起来,一直不敢出头,有些地方说的也是不尽不实,靠华山贼寇走了以后以所见所想猜测为主。
  宋昭能坐上京兆府的知府,是极为有决断的人,当即下令:“魏都头,你率领五百人驻守渭南,其他人等随我去追击华山贼寇。”心道:“华山贼寇带了大批粮草走的必然不快,追上华山贼寇,捉了华山头领,岂不是大功一件。”
  宋昭向渭南以东走了不到三里,早有探马探知,告诉了武松,武松极为吃惊,心道:“想我华山兵马打败高俅,突袭渭南,威名在外,竟然还有人前来追击,难道是不怕死的么?”
  转念又想,若是自己,必定也会前来追击,毕竟带领大批粮草,实在走的不快。
  渭南到华阴也不过是一百多里路,在古代全力赶路,也不过是半天的路程,武松等人走了两个时辰,也就是走了快一半的路程。
  武松反应特快,派出两人上山通知撤往后山的史进,李助两人,让两人率领五百兵马下山接应,此时,武松的人马在山下的也不少,有厉天润,司行方,方杰率领的一千五百函谷关撤回来的兵马,还有鲁智深,晁盖,邓元觉三人率领的一千五百兵马,林冲率领的五百骑兵。
  要说,武松有五百骑兵助阵,输是不会输,武松却有几点担忧,一,厉天润率领的一千五百兵马,经过几番血战,正是人困马乏的时候,战力几乎为零。二虽说邓元觉率领的一千五百人还能行,但也是经过长途跋涉,攻破渭南,现在更是担当了运输粮草的重任。三若是全靠林冲的五百骑兵也不靠谱。
  攻破渭南掠取粮草是武松这一次计划的最后一步,岂能容失。
  一面下令,全速行军,一面派人去通知史进李助两人下山接应,一面把指挥运粮的权力交给鲁智深,自己率领庞万春亲自和林冲等人一起,殿后。
  宋昭率领人马急速追赶,此时天色已经快亮了,正是最黑暗的时候,经过一片树林,手下对宋昭道:“大人,前方有密林,恐有埋伏。”
  “有什么埋伏,华山贼寇此时正在全力运送粮草,哪有心思搞什么埋伏?”
  宋昭追赶一阵,心中焦躁,扬手就是一鞭抽在那人头上,那人委屈,不敢再说。
  “全速前进,追上华山贼寇,就是我们建功的时候。”宋昭信心爆棚,也不由得他没信心,若是武松也定会全力追赶,要知道,运送粮草是最吃力的活计,打仗也最吃力的活计,当你人困马乏,还有什么战斗力,正是歼灭敌人好时机,任何人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五千人马行动速度加快了几分,堪堪过了一半,突然从一侧林子中发出一阵喊杀生,正疑惑间,却听的蹄声得得,从林子中冲出一股人马,黑暗之中,官兵也看不清有多少人马,只听得人喊马嘶,当前一个黑影,大喝一声,纵马前冲,刚接触官兵,就见官兵刷刷的倒下一片,其他官兵都是大惊,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妖魔鬼怪。
  那人身侧紧随一人,冲入官兵之中,只听的嗤嗤声响,中间夹杂着轻微的咕咕声,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此人最为凶悍,冲到哪里,哪里都是惨叫一片,声音极为凄惨。
  其他几人所到之处,都是“啊啊”的闷响,随后就再无声息。
  这一股人马不是别人,正是武松等人,武松听到探马所报消息,就决定了这个伏兵计划,但他知道,就凭自己这五百骑兵,只能起到扰敌的目的,把敌人追赶的速度降下来,因为自己率领的是骑兵,打不过能跑的了,所以才敢伏兵。
  宋昭正在前方带头追赶,听得后方大乱,呼道:“不好,中计了,速度回援。”
  虽说中计,但要后队变前队,那是一时半会能办的到的,好不容易率领人马回过头来,却见一股人马生生把自己队伍冲为两段,正在点官道上往来冲杀,黑暗之中也不知道到底对方有多少人马,耳边听到的喊杀声到处都是,自己这五千人马仿佛掉入了几万大军的包围圈,被别人任意砍杀。
  宋昭的队伍一阵混乱,被敌人冲击的地方,官兵纷纷溃退,涌向了想来支援他们的宋昭他们,而宋昭却与武松等人厮杀,一时间,宋昭队伍被自己人冲了个七零八落。
  “不好,中计了,兄弟们,快逃了啊!逃的慢的就没命了!”后军中突然传出一声大吼,慌乱中,也不辨是谁所喊,官兵后军,一哄而散,四散奔逃。
  宋昭大怒,吼道:“谁喊的?谁喊的?扰乱军心,定斩不饶。”一来他的声音没有刚才那人的大,二来,官兵已经溃败,哪里还约束的住,都四散而逃。
  那一股人马冲散了后军,来冲击宋昭的前军,幸亏宋昭刚才极力约束,才没有让队伍发生混乱,那股人马冲击了一番,冲击不动,就缓缓退回树林。
  特别是殿后的几人,勇猛异常,把官兵前军射来的箭枝都一一打落在地,对几人没有丝毫伤害。
  “领军的听着,我们华山运送粮草的队伍就在你们前方二十里路,你本事就来攻打,我们等着你!”最后一人哈哈大笑,神态甚是猖獗,转身离去,竟然对宋昭看都不看一眼。
  宋昭大怒,心中暗骂一声,心道:“这华山贼寇怎凭的狡猾?而且还有五百骑兵,看来要建德军的仲忽率领骑兵才能擒获华山贼头。”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宋昭一边在原地安营扎寨,一边召集逃兵,点名完毕,这才发现,被华山贼寇冲杀一阵,竟然损失一千多人马。
  宋昭一直记得刚才有人大呼逃跑,这才发生溃败,对喊话的那人甚为恼怒,心中早已经打算把那人找出来杀了,站在剩余的人马面前,问道:“敌人冲杀之时,是哪个在胡言乱语,扰乱军心?举报出是谁的,赏银二百两。”许下二百两重金,可见宋昭决心。
  蛮以为重赏之下,会有人争相密告,想不到半响一个人也没有说话,都在下面窃窃私语,似乎对宋昭的二百两银子毫不在意。
  宋昭大怒,指着众军道:“你们以为不说出来,我就查不出来,本知府如果连这点能耐都没有,早就回家抱孩子了。如果知情不报,二百军棍论处。”
  军中一人出列答道:“大人,兄弟们昨夜并没有喊话,是……”
  “不是你们还有谁来?来人,先把此人拿下。”宋昭一听大怒,吩咐左右把那军士拿下,正要吩咐执刑,却见在此出列一人,道:“大人,昨夜真不是我等所喊,可能是华山贼寇冒充我们官兵,在队伍中所喊,以乱我军心。”
  其他人等,听的这位军士所言,都纷纷出列道:“这位兄弟所言甚是,并不是我等所喊。”
  宋昭半响做声不得,今天早上早已经调查清楚,知道华山贼寇只有五百左右骑兵,并没有其他人马,而这五百骑兵竟然敢袭击自己五千人马,乱军中,而是冒充官兵大呼所败,真正是料想不到,自己败在此人手中,也不算冤枉。
  想到此人手段,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觉得自己所面对不时华山贼寇而是不可战胜的天神。
  宋昭是极坚韧的一个人,收拢了兵马,还是决定前去追击,但这一次却小心翼翼,派出探子,四处查看,这样一来,速度就慢了下来。
  武松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只要宋昭的速度放缓,武松有把握在宋昭追上运送粮草的车队以前,把人马全部都撤回华山,只要进入华山,就是自己的地盘了,谁也阻拦不住。
  史进,李助接到武松命令,下山接应,有了这五百生力军的加入,武松运送粮草的队伍又加快了几分,在宋昭追击到之前,彻底退入华山。
  之前攻占的潼关,华阴,渭南,函谷关等地,都全部放弃。
  撤退到后山的武松,林冲家眷,也重新回到山寨,山寨又回到了白日高强度训练,晚上召集诸位将领学习的紧张生活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