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一一一 > 第一章 伊始

  一一一最新章节
  昏暗笼罩着整片大地,尘烟轻飘在巍峨的山间,山脚下人有隐隐约约躁动的人群,山巅上两道人影相去几里,对立向相望。
  “巫皇,你等暗中潜入我潜龙大陆,宣传邪恶的思想,欺我子民,侵我疆土,辱我正辉,现在,我要代表光明力量消灭你,你怕不怕?!”峻耸宏伟的山峰之巅,一约莫仈jiu岁的小胖子唾沫横飞,神有傲色,手指前方,倒三角的小脸蛋上两片厚厚的香肠唇一上一下的呵斥,身后的披风在风的轻拂下微微飘扬,看上去甚是威风。
  听到小胖子的话,山下簇拥在一起的一堆一堆人群顿时呼声大起,音浪滚滚“人皇威武,人皇威武……”
  小胖子听到人们的欢呼声,脸上的得瑟之味更加浓郁,平日里他不受待见,难得今时他万人景仰,自当好好威风一把,伸出食指堵了堵他外露的鼻毛,又努力提高他还没有变声的喉咙的振频“巫皇,快快认降,要不然待我发功,你定灰飞烟灭!”
  “哼,人皇,当初你的主人创造了这片大陆,风声可是封得紧呐,幸亏我幽巫情报工作做得到家,不然就凭这片广袤的大陆,千百年后,各类强者成长起来,恐怕又是一个强大的力量补充源,我幽巫自当不会放任不管!”对面的小人影也按耐不住,反驳了回去,这小人影也是一个仈jiu岁的少年,略显清瘦,红衣加身,朴素简洁。
  “你这邪恶的家伙,莫狡辩,邪不胜正,战争的胜利最终一定属于我们,你现在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慢慢变热了吗?告诉你,那是我功力的作用,我已经发功了,你若现在归降,改邪归正,我可饶你不死,若不然,你将死得很有节奏。”胖子愤愤道。
  “你的废话真多,一点也没有一方枭雄的姿态啊。”
  “好,那你就受死吧!看我‘起天’神剑”胖子单手提剑,一跃而起,一剑劈下,对面的人影躲闪不及,倒飞而出,在空中口吐鲜血,胖子又一剑上钩,火爆的剑气再次击中对方,对方趴地不起。
  “伟大的人皇,您饶了我吧,我错了。”那清瘦的红衣少年跪地向胖子求饶。
  “哈哈,哈哈哈,你不是天才少年,千年一遇吗,看你平日里故作清高,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也不勉强你,叫声帅哥,我就饶了你。”胖子脸上赘肉横飞,得意之色显露无疑。
  ……
  时值黄昏,晚霞辉映。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中,聚集着一群仈jiu岁到十多岁不等的少年,其中三个少年显得比较特别,他们离人群有些许距离,三人中间的是一个胖子,倒三角的小脸蛋,厚厚的香肠嘴,此时他的头靠在前面那个略显清瘦的红衣少年的背上,呼噜呼噜的睡得正香(站着也能睡着,强悍啊)。
  “胖子,醒醒,醒醒,该我们上了。”胖子身后那个兽皮少年拍了拍胖子的的后背道。
  “……嗯……”胖子显然没从美梦中缓过来,呻吟一下又要睡去。
  “该我们上鉴定台了!”兽皮少年揪住胖子的耳朵拽了起来。
  “哎呀!我的大表哥,你就不能让我把冀哥好好修理一下嘛,他都已经跪地称臣,史无前例的快要叫我帅哥了,坏了我的好事啊你。”胖子终究醒了过来,睡眼惺忪的埋怨道,显然对自己的美梦被破坏感到非常不快。难得把随时带着几分悲伤的冀哥好好闹腾一把(虽然在梦里),却不想被你小子破坏了,小胖子暗暗对身后的兽皮少年比了比中指。
  “擦擦你的鼻涕,准备上台鉴定武力。”胖子刚刚依靠的那个红衣少年回过头指了指自己背后的衣裳(那里粘着大量不明粘稠液体),眼露凶色的对胖子道。
  “诶哟,冀哥,刚才的话是胡话,开玩笑的,我都忘了我们现在在武斗场了,看我睡的。”胖子一边伸着袖子擦擦那少年身上的粘稠液体一边微笑躬身对前面那少年道。
  “东方冀、项成、南梢,接上等候队伍。”就在三个少年闹腾之际,一道浑厚的声音突然传来。三少年立即离开了人群,走向广场的正北方。
  东方冀(ji4)
  角色:主人公
  年龄:十三岁
  貌:身形清瘦,红衣加身
  目前性格:悲情伤感小少年
  喜好:日三省自身
  项成
  年龄:十二
  口头禅:大表哥
  貌:拥有着倒三角小脸蛋和长鼻毛的小胖子
  习惯动作:食指堵鼻毛
  喜好:做梦、吃等等
  南梢
  年龄:十二
  身世背景:和东方冀一样的穷小子
  貌:清瘦,兽皮衣
  性格:不明
  广场的正北方是一个高台,高台上,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三个少年上前接在了队伍的尾端,一驼背的银发老者则站在队伍另一端,神情木然的看着“显力珠”所幻化出来的影像数字,对着一个一个的刚刚触摸过“显力珠”的武乌弟子,报出了他们的年末武力鉴定的结果。
  这些映像数字或许与老者的关系不大,却是揪着每一位弟子心脏上的肌肉,这代表着他们目前修炼的武道实力。台下此时簇拥着两堆人群,一堆是等候排队的弟子,一堆则是已经武力鉴定完毕的弟子,他们乌溜溜的眸子直瞪台上,仔细的听着他人的武力鉴定结果,心里暗暗估算着自己在武院里的位置。
  从鉴定台上走下的武乌弟子,有的稚嫩的面庞上充满欢喜之意,显然过去一年他们的武力取得了令自己满意的进步,有的则垂头丧气,眸子噙着淡淡的失望之色,看得出他们过去一年里武道上并没有什么大的长进。
  武乌学院是人族神舟帝国仙恩城下武乌镇的唯一一所武者学院,负隅潜龙大陆的东南域。在潜龙大陆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武道被世人所推崇,武者在哪里都会受到极大的尊敬。据说这片大陆上,每个人的体内都存在着一种叫“武道海”(以后称武海)的抽象空间,自武道海可以引出八十一条武道脉辐射到全身各处,修炼武道的武者可以将这些武道脉一一打通从而获得武道实力的提升,每打通九条武道脉晋升一阶。
  共分力者、力士、大力士、战将、战王、战宗、战皇、力主和力仙九阶。
  力仙不为神仙,却是最接近神仙的武道修炼者。传说突破力仙的武道大成者可升身为神仙,法力无边,翻云覆雨,长生不老,神通极为强大。但有没有人真的突破到了神仙的境地,世人却不得而知。
  “南宫雪,力士八重,入学五年。”银发老者看着显力珠的幻化数字,神有赞色的道。
  南宫雪是导师南宫谷之女,更是武乌学院的天之骄女,年芳十七,娇美的面容加上强悍的修为让他成为学院里很多男弟子情心暗许的对象。
  便见一白衣女子,走下鉴定台,细看见此女皮肤白皙,冰肌玉骨,她手提一剑,满面冰霜,下了鉴定台,她便直径向武斗场外走去,曼妙的身子当即带起一阵议论之声。
  南宫雪
  年龄:十七
  性格:眼光高傲,冷艳冰霜
  讨厌对象:秦收
  “南宫雪的实力大有进步,怕已有五强之态了!”三少年后面突然有人感叹道。
  “着实如此,张怜雪如此美貌,又加之武力甚高,怕也就只有秦收公子这样的才子才能唤得了这天之骄女”
  “哈哈,雪儿如若天仙,岂是你们几个俗人可以乱加评论的。”一约莫十五岁左右摸样的少年声音朗朗道,便是那众人口中的秦公子秦收。
  秦收
  年龄:十五
  背景:武乌第二大势力秦氏家主秦成都之子
  性格:高傲顽固
  喜好:欺辱东方冀
  暗恋对象:南宫雪
  “秦公子所言极是,我等俗话,还望公子不要介意”一听那秦公子之音,闲聊众人当即俯首称是。
  此时前面的东方冀满脸呆愣,不知在想什么,项成和南梢则默默不语,对于后面的秦收一伙,他们头都没回看一眼——执挎子弟,不甚入眼。
  “江举,力士八重。入学五年……”银发老者一声一声的报着结果,不知不觉间已到东方冀三人。
  “冀哥……到你了”项成拍了拍正在发愣的东方冀,yu言又止,东方冀恍然醒悟,上前触摸“显力珠”。
  “东方冀,武者之体,入学三年。”银发老者看着映像数字,略显迟疑,朗声道。老者浑黄的眼珠子里透着些许无奈,这东方冀入学三年了,至今还没突破武者之体,在武乌学院的历史上实属罕见。
  “哈哈,果如去年一般,还是武者之体”
  “这就是六岁练就武者之体的天才,武乌学院史上最小的入学弟子吗?”
  “当初陆院长还称赞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武道天才呢,现在竟然武者之体都没突破,我都已经力者五重了!”
  “我看蠢才差不多!”
  “……”
  听到银发老者的报道声,三人后面的秦收一伙立马嘲讽,鉴定台下也顿起一阵符合,每当你身在谷底,总少不了一些嘲讽,人之常情。东方冀的神情略有恍惚,缓缓的走下鉴定高台,虽然心里对自己的鉴定结果早已有数,但听到报道声,心里还是难免有一丝暗淡之意升起。
  “跟入学的时候一样,还是没有进步吗?”
  武乌镇虽人数不多,地域不大,但全镇尚武,几乎人人都是武者,镇上的少年们进行常规的身体锻炼,就可以把隐匿在全身各处的武道脉络给初步显现出来,成就武者之体。拥有武者之体的少年们可以进入武乌学院学习武道。只有修炼了武道才有可能突破武者之体,进入力者阶,成为真正的修仙者。如果一生都没有突破武者之体,那就无法成为真正的修仙者。
  “项成,力者三重,入学一年;南梢,力者三重,入学一年。”项成和南梢也不待老者宣读结果完就跑到了东方冀身后,安慰东方冀,他们深知东方冀的苦恼,当初的天才少年如今却如同一个废物,任谁睡都苦恼,自小他们三个就是一起疯一起闹的玩伴,然而东方冀进入了武乌学院之后,武力停滞不前,伤感和自责充满了他的内心,平日里任项成和南梢怎么讨趣,东方冀却怎么也不复往日的欢笑,平时,项成也只能在梦里重温以前和东方冀的你打我闹。
  ……
  “秦收,力者八重,入学三年。”
  听闻老者的报道声,秦收便雀跃的蹦跳着下了鉴定台,甚是欢喜。脸上高傲之色溢于言表,漆黑的眸子里透出一丝傲气,轻蔑的看了看刚刚走下去的东方冀。
  “秦公子果然不枉为秦老爷最喜爱的儿子,进入学院三年就已经练到力者八重了!”
  “虎父无犬子,你也不看看秦老爷是什么人。”
  “是啊,去年鉴定他才力者二重呢,今年就八重了,当真根骨不凡!”
  “……”
  耳闻这些夸赞之声,秦收脸上像是开满了桃花,缤彩纷呈。在秦收的心里,东方冀只是武乌镇上的一个卑贱的穷小子而已,给他当陪仆都不配!
  东方冀之父东方立雄与这秦收之父秦成都是当年武乌学院的两大天骄,但其实东方立雄资质极高,始终都压秦成都一筹,风头更胜。不过在十三年前那次武者大赛上,秦成都却意外的战胜了那东方立雄,获得到仙恩学院进修的唯一名额!此后,秦家在武乌镇一骑绝尘,实力渐渐壮大,一举超越仙恩城执掌家族张氏在武乌镇的分部,成为仅次于武乌学院的第二大势力!而东方立雄自那次武者大赛之后,武力莫名其妙不升反降,现在的东方立雄,比之武者之体的少年强不了多少!在极度崇尚武道的武乌镇,已似个残废之人,东方一家三口自那时起便活在别人的欺辱之下。
  因此,打小,他秦收就没把东方一家当人看过!
  却不想三年前,在他成功练就武者之体之时,比他还小三岁的东方冀也练就了武者之体。这让从小就高傲的他心升不爽,一直郁郁不得欢。现在得知这东方冀武力三年毫无进步这等好消息,怎能不痛快。
  “哈哈哈……”
  秦收心里越想越高兴,竟旁若无人的大笑了起来,他走过东方冀身旁,带着诡异的笑容对东方冀小声道:“天才?本想在两年后的武者大赛上打得你这伪天才爬不起来,看这情况,你怕是连上台的资格都没有!哈哈”
  东方冀听着这些刁难,心中毫无波澜,已是麻木,打小就生活在别人的讥讽与嘲笑之下,对于这种讥讽早已习为常,见惯不惯。也正因为这习以为常的嘲笑与讥讽,东方冀逐渐形成了孤僻而又倔强好强的性子,不愿过多与镇上的少年嬉戏玩耍,他的朋友也只有项成和南梢两个,每当被欺负之后撅着一股劲私底下暗暗锻炼,加上他本就天资卓越。六岁那年,他成了武乌镇历史上年纪最小的武者之体。震荡武乌镇,武乌学院院长陆老道当即断言东方冀将成为武乌将来的第一高手,甚至于将名震整个仙恩城。
  可谁知三年已过,东方冀还没突破武者之体,天才的光环渐渐散去。又回到了当初众人眼里的穷小子。
  世事如天上之风云,善变难测也。
  东方冀走下鉴定台后,直径向武斗场外走去,神情木然,对于别人武力到底多少他并不是很在乎,傍晚的阳光穿过树丫,像碎金子般撒在东方冀的脸上,他就这么一直走着,也不过对理会身后两人的追赶。
  ……
  夜入三更,深夜的武乌镇灯火偶烁,犹如几点星星嵌在长长的夜幕之中,显得分外的安详与宁静。
  在一间不算太大的木屋里,月色透过有些残破的木窗倾泻而入,辉映在一个少年略显消瘦的身子上。
  这少年就是东方冀,他双腿盘坐在木床上,两只手掌自然垂放在两腿的膝盖上,双目微闭。脑海中苦苦的思索着这三年来的在武道上的事情。
  他是个男人,他忍受不了原地踏步,虽家薄底弱,但他志存高远!
  练成武者之体之后,东方立雄曾用他残存的武力强行在东方冀的武道海中植入一个宏大的幻像图塔,并告诫东方冀务必时时尝试着去领悟并开拓它,尽早炼化了这幻象图塔。
  东方立雄这样的要求,对当时只有八岁的东方冀来说很是过分,幻象图塔被炼化前对炼化者产生的巨大伤害,东方立雄深有体会,要不是秦氏某些无理的要求,他也不会这么早就把“火神图塔”传给东方冀,但是东方立雄心底却是迫切希望东方冀强大起来。
  东方立雄不想东方冀重滔他的覆辙。有实力,才能保护好自己,这是时间不变的真理。
  东方冀记得父亲当时告诉他,潜龙大陆上有三十六个幻象图塔,乃是太古时期人皇和巫皇大战留下的古物,每一个幻象图塔对应着一种能力,植入他武海里的这个幻象图塔对应属性为火,名“火神图塔”!每一个有幸拥有幻象图塔的武修称为“图塔者”,“图塔者”都要比同阶的武修强上很多,强大的“图塔者”甚至于可以越阶而战!
  因此,幻象图塔是潜龙大陆上人人都垂涎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暴露!
  东方冀当时看东方立雄严肃的模样,虽然对幻象图塔的认知还很模糊,但也谨记东方立雄的嘱咐,心想这东西对他一定很重要,也是勤加练习。
  当时,东方冀就苦苦冥想了三天两夜,尝试着去领悟并开拓,但终不得其解。起初,东方冀强行将意念引导入武海,向那幻象图塔靠近,还没等触碰到幻象图塔,一股强大的威压就迎面压迫而来,东方冀感觉就要快要窒息了,但倔强的性子驱使他忍着痛苦贴近了那幻象图塔,一碰到幻象图塔,东方冀顿时感到体表明显的发热,全身精血竟似要被蒸干的感觉,东方冀的体内顿时涌现狂暴的能量,似乎就要撑爆东方冀瘦小的身体,火热的气劲不断攻击着东方冀的五脏六腑,东方冀最终撑不住,退了出来。
  同样的过程,东方冀试了一次又一次,日复一日,三年过去了,东方冀不但没有炼化者幻象图塔,反而被图塔反噬落下一身伤,这也是东方冀三年都没有突破武者之体的原因之一,而这样的结果,也正符合东方立雄内心深处的预期和秦氏的无理要求。
  虽然没能成功炼化幻象图塔,但东方冀感觉这幻象图塔却又似有魔力一般,紧紧的吸引着东方冀,他甚至有放弃日常的武道修炼而把这奇妙的幻象图塔弄明白的冲动,但东方冀还是克制了自己,白天修炼武力,晚上臆想这百般幻化的幻想图塔。
  近几天来,东方冀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他似乎快要领悟这宏达而其妙的幻象图塔了!三年前他刚刚开始参悟这幻象图塔之时,意念一入便被这幻象图给强势攻击败退回来,但是现在,他已经能挺过这段攻击,进入幻象图塔之中了。
  幻象图塔里是宏达的境像空间,里边到处充沛着浓郁而火红的玄气,比之外面世界的寻常玄气,这火红的透着一股炙热的凌厉,很是霸道,且易于吸收,但也正因为这火红的玄气,境像空间仿佛一个巨大的火炉,周围一片火红,且温度极高,东方冀经受不住这种炙热的烧烤,所以,三年来东方冀一直都没能在那境像空间里走得更深入。
  而这种情况似乎因为三年的不断探索与尝试有所经验的积累而发生了改变,东方冀冥冥之中有种预感,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他一定能深入那境像空间的腹地,领略其中的奥妙,炼化了幻象图塔!
  翌日
  日上山头,天空在朝辉的映射之下呈现一片金红的颜色,厚厚的云层偶尔跑出几道光辉。映红了早晨的武乌小镇。
  在武乌学院一片空旷的场地上,已经站满了武乌弟子,早晨的修炼课程已经开始,有的武乌学子都精神抖擞的在听武师的武道讲解,有的自己在一旁练习,有的则三两个一起切磋。
  在这群早练的学子后边缘,一少年在一旁沉思着,脑子里正苦苦臆想着武海里的幻象图塔。
  “啊哈,孙子发呆呢?”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修炼的弟子群众传来,不用抬头东方冀也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这么难听的声音只有秦收才有。
  “嘿嘿,这种修炼态度,一辈子都别想突破武者之体。”秦收一旁的一人附和道。
  “恐怕等秦公子从先恩学院学成归来之后,这小子还没突破呢”
  “哈哈”听到这调侃,秦收一众大笑了起来。
  东方冀听到这些讽刺,不语,起身走出了练武场,寻了一个小胡同走了进去,刚想坐下来,却见秦收一伙也跟了进来。
  “小子,哦不,是天才,我们武乌镇千年难遇的天才,单挑吗?”秦收一伙中一个名叫王罗的少年首先站出来挑衅。东方冀是秦收讨厌的对象,只有屈辱东方冀,才能拍到秦收的马屁。
  东方冀听声音,抬头看了看王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对方是已是力者七重的高手,而他连武者之体都突破,不是对手,但他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恐惧之色,转身就要走出胡同。
  “小子,今天不跟我打打你走不了!”王罗伸手yu拦下东方冀。
  东方冀没有理会,直径走了过去,王罗见东方冀没理会他,当即玄气爆出体表,青光闪烁早拳头周围,出拳就要攻击东方冀。
  “诶哟,我的大表哥,原来你在这跟诸位学长切磋武艺呢,害我找了老半天。”就在王罗抬起手之际,胡同里突然进来一胖嘟嘟的少年,叫唤东方冀。
  王罗见有人进来,当即手收了回来,扭头看去,竟是那项成。
  “哟呵,项成,怎么,你也要比武切磋一下吗。”王罗对项成的搅局显然非常不满,满眼厉色对他喝道。
  “……啊……哈哈,学长……这……行!我跟你打,不过你得放了冀哥,像冀哥这种连我都打不过的俗子,怎么会是王罗学长你的对手呢,是吧?”项成思考了一下,满面嘻哈的道,他是个古灵精怪的人,时刻面露八牙,满脸带笑。
  在项成看来,他是力者三重的实力,比王罗低一些,挨顿打伤害不大,但东方冀甚至还没有力者一重,撑不起打。是兄弟,危难时刻就要挺身相助!东方冀和南梢在项成心里,是铁一样的兄弟,南梢今日没来学院,只有自己迎头而上了。
  “项成,别做这些无聊的事”东方冀见项成此举,当即冷冷出言阻止。
  然而,还不待东方冀说完,项成已经冲上去,和王罗已经打了起来,东方冀只能无奈摇摇头,这家伙,浑身就是这么一股脑劲儿。
  不出意料,一会儿,项成便败下阵来,鼻青脸肿,本已经胖嘟嘟的脸蛋儿现在更显饱满了。
  王罗收了手,嚣张的叫嚣到:“告诉你,项成,风头不是能乱出的,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东方冀,现在我跟项成的比武还没算结束,擂台之上,生死有命,我想揍他,他依然不能跑,不如你叫我声大哥,我放了他如何?”训完项成之后,王罗转头又对东方冀刁难,秦收的马屁没拍到,王罗自然不会放了东方冀。
  “王罗学长,你信誉有佳武院周知,必不会再为难冀哥吧?”项成见状当即道,他知道东方冀性子倔强,从不做这种低声下气之事,他可不想东方冀因为他而屈辱自己。
  “大哥,王罗大哥,怎么样,可以走了吗!”还不待王罗回应,东方冀便突然冷冷道,走过去,拉起项成就要走。
  秦收众人有些惊讶,想不到东方冀这么爽快。
  “刚才是王罗跟你们比武,现在,换我来吧,弟子间要多交流,才有进步不是吗?”秦收突然伸手揪住东方冀的衣裳,难得找到一个这么好的机会,他可不会轻易放弃。
  “你们在干什么!”在这剑拔弩张之际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众人扭头一看,是学院里的南宫谷导师。
  “哦,南宫导师,我们跟东方冀学弟他们交流武道心得呢”王罗见情况不妙当即道。
  秦收也瞪了瞪东方冀,带着不甘心的表情,放开了东方冀。
  “东方冀,你俩跟我过来一下。”
  南宫谷知道秦收仗着家业强大,不把任何人放眼里,也没追问,他平日里对东方冀颇是照顾,平时见到秦收一众对东方冀刁难,都会出来帮忙。
  东方冀两人跟着南宫谷出了胡同,南宫谷便让项成先去练武场,领着东方冀走向办公室。
  “南宫老师,有什么事吗?”东方冀疑惑道。
  “跟我过来,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同你讲。”南宫谷边说边走向他的办公屋,东方冀虽然疑惑,但也大步跟了上去。
  顷刻,东方冀和南宫谷便行至一栋略显庄严的两层小木楼前,这小楼透着一丝古朴的气息,显是有些岁月了,这是武乌学院武师们平常的办公之地。两人先后进入了一间小屋后,南宫谷伸头出来确定四周都没有其他人后把们关上。
  “坐吧!”南宫谷指着一张木椅对东方冀说道,自己也坐上了另外一张椅子。
  南宫谷盯着东方冀,硕大的眼珠子里似乎在隐藏着什么一般,看的东方冀都显得不太自然,眼神回避了过去。
  “东方冀,这是一本我多年前在武乌郊外偶然得到的功法诀,名唤,多年来我一直未能领悟其奥妙,现赠与你,你自小天资过人,虽然这两年来你停滞不前,但我对你却似有着一种莫名的信心!”南宫谷突然从木桌子下面抽出一本之物递给东方冀。
  “谢谢南宫老师。”
  东方冀清澈的眸子里噙着一种不明所以,但也不扭捏,当即收下这本功法诀,平时张导师对东方冀就听照顾,时常赠与东方冀一些对修炼有益的东西。
  “东方冀,虽然你天资过人,但还是当要紧加修炼,莫枉负了天赐之资。”
  “行了,走吧。”
  南宫谷头扭一边,不再盯着东方冀,向门的方向挥了挥手示意东方冀可以走了。
  “那弟子告辞。”东方冀拜谢南宫谷,俯身退出南宫谷的办公室。
  “冀哥!”
  东方冀刚走出办公室不远,一只人影便出东方冀身后蹦了出来,一声大叫唤。
  “嗯?你个劣娃子!让我一阵惊讶。”东方冀扭头一见是项成,当即小训道。
  “冀哥,冀哥,晚上你来学院,我有好东西跟你分享。”项成满面嘻哈。
  “啥事?”
  “来了,你就知道了,嘻嘻”
  一丝带有小yin谋的笑容绽放在项成那有些青肿并具的倒三角小脸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