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一一一 > 第四章 武乌奇谭

  一一一最新章节
  秦收狠狠甩开了东方冀飞手臂,微挑嘴角,轻蔑之色显露无疑,在众多武乌弟子的围观之中走向三年级的队伍。
  “秦收,两年后,我要让你跪在我母亲的面前叩首谢罪!”怒火中烧的东方冀洗褪方才的颓势,突然对已经快要回到人群中的秦收字字的道。
  “哈哈哈,好,好……”秦收听了东方冀的允诺,也不禁放声大笑,在他心里,这场约定之战,他一定会赢,他不会相信一个武道的废材两年时间能改变什么。
  朝阳盛好,一切生机都是刚刚开始的新的一天,本应充满年少活力的武乌练武场,此时却被一种浓重的气氛笼罩着,今日的练武场,诞生了一个赌约,一个在这片大大的陆地上毫不起眼的赌约。
  一刻须臾间就过,此时,学院里各年级的导师也已经到了,各年级的队伍逐渐整齐,各自开始了今天修炼课程的讲授。
  东方冀在三年级的队伍之中,呆呆的立了好久,在进入武乌学院之后,他就带着一种来自天际的悲伤感,此时,这种悲伤的感觉更加浓郁了,前后左右的同年级弟子都在立着耳朵听讲课程,并没有人注意他。
  “我的力量实在太弱,真的能打败他?”他的心里暗暗悲恸,刚才的那一拳,被秦收轻而易举的接了下来,实力差距相当明显,方才怒在心头,答应了秦收的约定,但东方冀心里确确实实是没什么把握。
  ……
  早上的课程一结束,东方冀匆匆回到了东方家,他现在脑子里全是早晨被秦收轻而易举接下的那一拳,他悻悻的走进他的小木屋,已近午时,小木屋里却依旧有些昏暗,木窗也是紧紧的关上,阳光从漏缝中穿过来使得屋子不至于黑黑乎乎什么都看不到,小小的床榻旁边是一张四脚木桌,木桌的四只脚一杯侵蚀得已经不平整。
  他进了屋子,随意坐到了床榻上,眼神呆呆痴痴的,一小会后他眼角的额余光瞥见了木桌上的那本,一股愤怒有突然涌上心头,当即抓起这有些残破的羊皮卷本狠狠的甩到墙角,怔怔傻傻的立了好一会儿,才有躺倒木床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其实,他恨南宫谷。
  ……
  也不知他睡了多久,他终于起来了。这时候应该早晨,懵懵懂懂间他记得期间陈氏有来叫过他,不过他都没起来,肚子里的胃酸烧得他有些难受,谁几天了吧?他抹了抹惺忪的眼,在床上呆了一小会儿,起身捡起地上的放到木桌子上,才整整衣裳准备出门一推开小屋的木门,一片朝晖九映照早他有些疲倦而又稚嫩的面庞上。梧桐树下父亲像往常一样躺在那张老木椅上休憩,依然习惯的扣着左手拇指上的老茧,古桐下的小屋烟火升起,母亲可能在屋里吹火烧他爱吃的“野青炒”吧。
  家里的感觉,总让他很温馨。
  东方冀一小会的洗漱后,陈氏也已经烧好早饭,一家三口像往常一样开始了寻常的早饭。
  这感觉真好,多想一直这样,不求闻达,不问是非,安安稳稳平平凡凡的生活,就这么简简单单,多好。
  咳,咳咳……
  东方立雄突然把嘴里的饭吐了一地,咳嗽起来,嘶哑的喉咙声特别刺耳。
  “怎么了,父亲?”
  “这几日你父亲犯伤寒了,没多大事儿,吃饭。”
  “冀儿,这些日子修炼多下些功夫,争取早点炼化了那图塔。”
  “啊……哦”
  屋边梧桐婆娑做响,院子外像以往的早晨一样有些邻居的喧闹。
  吃罢早饭,东方冀就出了家门,就在刚才,他有了一个决定,一个惊人的决定。路上有些泥泞,他武乌镇郊外的方向走去。
  武乌的北方是无数条大大小小的山脉,据说一直伸延到大陆的北域,山中巨多凶兽潜伏,怪鸟无数。在那无数大大小小的山峰之中,有一座山峰极其怪异,整座山峰石土裸露无疑,整座山峰方圆十多里草木不生,到处都是鸟兽陈尸,腐臭熏天,在那到处绿意盎然的山峰群里边显得特别奇异,无时不刻都充沛这一种令人不寒而粟的yin寒。镇上的人去进山打猎,都会刻意的避开那座山峰临近的山道。
  那传说中的武乌奇谭,便是在那裸露山峰的山间,武乌奇谭是一片凶煞的禁地,在那里一个不小心随时都可能丧命,一般镇上的人都不会来这里,东方冀之所以来这凶煞的地方,是因为他觉得这里应该隐藏着很多法宝和功法,东方冀不是没有听过镇上各种关于奇谭的惊人传说,但在秦收的压迫下他迫切的想要变得强大,宁愿已死相搏他也要闯一闯这奇谭!
  况且,并不是每个进入奇谭的人都会毙命的,当初南宫谷初来武乌时也曾进入过,还得到了一本羊皮卷,东方冀还记得,南宫谷给他的那本羊皮卷本的扉页笔走龙蛇挥舞着几个古体字:
  “偶至武乌,机遇奇谭,得剑起天,裨益于武伴剑百年,,然遇巫法,强遭噬体,思之不解,奈何缘分?心道有法,书之与卷,盼缘者,再起天!”
  这几句古句更加坚定了东方冀闯奇谭的决心,虽有恐惧,但心里有yu望能压过这种恐惧,让他有了迈进这里的勇气。
  这种yu望,是他变强的决心,是父母曾经被践踏的尊严!
  也许带着冲动,也许一去无回,但少年人,总该有自己的骄傲!
  天空中乌云涌动,天色灰暗,明明是早晨之时看起来却有夜的昏沉。
  他一步一步穿过山脚下的乱尸堆,一路忐忑的情绪,一路别样的心情:
  如果我这么就死去,父母亲会很伤心吧,母亲内心脆弱,我死了他会不会因伤心绝望而一病不起呢,父亲继续被人看不起或是受欺负该怎么办?
  ……
  走着走着,不觉他已泪流满面,也许吧,人生就是这样,在伤心yu绝中去选择,在伤心yu绝中去坚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