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一一一 > 第五章 古剑

  一一一最新章节
  东方冀这时候有些呆滞,他变得越来越感性,一点也没有少年天才般的沉稳更没有远胜他这个年龄的沉稳,一点点痛点都能让他泪流不止。踢开绊在脚边的死圭狐,继续蹒跚在他腐臭漫天的土地上,一步一步慢慢的向那秃秃的山峰靠近。
  天空的乌云渐渐笼罩而过,天色慢慢的变得愈加昏暗,瘴气更加浓郁,偶尔会有一些或大或小的禽兽从天上掉下来,砸在东方冀的周围,东方冀也慢慢的从幻想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噗!”
  一声闷响,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砸在了东方冀的前面,东方冀彻底被惊醒了,抚了抚胸口平了平气息,看了看横亘在前方的山峰,加快脚步走去。
  昏暗的天空乌云密布,躲在乌云后面的太阳也偷偷的从头顶上走过,黄昏将至,本就黑乎乎的天色有灰暗不少,此时,东方冀也已经蹒跚在半山腰,寻了一块大石坐了下来,用袖子抹了抹脸颊上的汗水,有继续向山峰更高处爬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差不多到山顶的地方,东方冀终于看到一个又圆又大水潭出现在了前方,几乎望不到水潭的边际,两旁高峰耸立,水潭上淡淡的光辉泛起,似如仙境,它像一面巨大的镜子镶嵌在一个深深的盆地里,带着惶恐,东方冀战战兢兢的慢慢靠近,靠近……
  临近水潭的岸边,没有了之前腐臭气味,反而,还有点空气清新的感觉,但这种状况不久就彻底改变了东方冀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沙滩上一堆一堆干干的尸体横列在沙滩上,不同于之前的尸骨的是,这些都是干尸,而且不乏有人类的掺杂在其中,至死都还带着极度痛苦的表情,狰狞的眼珠直勾勾的看着东方冀。东方冀抹了一下额头醒了醒脑,继续向岸滩靠近。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东方冀这样安慰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惶恐却依然翻滚不已。
  就在踏进水潭岸滩的那一刹那,突然脑海中一阵眩晕,哐当哐当的声音不断在脑海中回想,那声音仿佛来自天际的钟声,带着一种不可抗拒般的恒久力量在脑海中尽肆的狂涨,东方冀面赤耳红,稚嫩的面庞上血管狂涨,好像随时都会破面而出,痛苦难耐的东方冀支撑不住双腿噗呲跪在岸滩上,东方冀似乎知道了那些干尸是怎么死掉的,他双手抓住头发尽肆的摇晃他的脑袋,似乎这样就能甩掉他的痛苦。
  黑夜笼罩的武乌小镇,闪烁的灯火一家一家的慢慢减少着,人们大都进入了梦里,安稳舒适的睡了,而在郊外一个空旷而yin森的潭岸边,一个清瘦的红衣少年,就像是受到了上苍的诅咒,撕心裂肺的挣扎着,挣扎着……
  潭面上的光辉突然一点点的汇聚,向东方冀脖颈上的项链飞射而来,没入了那小木块之中,痛苦状况的东方冀都快要失去了理智,他并没有发现这异象,一股脑的使劲抓着他的脑袋。小木块贴着东方冀的胸部,淡淡的光华也不断的自小木块汇入东方冀的体内,未几,他慢慢的缓了下来,痛苦慢慢地减少,意识慢慢的清醒。
  东方冀不知为什么突然间那撕心裂肺的痛苦消失了,就在刚刚他以为他就要消亡,恐惧一度占据他的内心,而现在他好像是从鬼门关那回来了,眼前的景象也渐渐清晰起来,出去一堆堆干干的尸体之外,天空中浆染飘满的点点的荧光,就像千千万万只萤火虫飞在天空中,东方冀伸出手想要抓,却什么都没有。
  今日他是为了寻宝而来,刚刚从死亡中逃回来了东方冀决心不但没有动摇,方才的痛苦似乎反而让他的决心更加坚定。他四处凝望,抛沙滩,翻尸堆,翻遍了这岸边所有可能藏有宝物的地方,然而除了一堆堆干尸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现。
  继续向前走,向前走,精疲力尽也要向前走……
  “噗通!”
  东方冀脚下突然踩到了某块硬硬的东西,周围的沙滩随之开始大范围的下陷,东方冀也随着大量的沙土没入了沙坑之中!
  抛开厚厚的沙土,东方冀从土堆里钻了出来,四周望望,抬头望望,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穴,四周嶙峋的石壁上竟然铺着厚厚的青苔,上面不断有水滴滴答滴答而下,洞中空气似乎更加清新,循环往复,俨然自成一番气候!
  向洞穴更深处走进,东方冀惊讶的发现,洞穴的石壁边,石板上七零八乱的散布着各种残破的兵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等应有尽有!一堆堆人骨化石也都深深然的堆积着,这里,像是一个太古时期的战场遗迹!
  又在洞中走了一段长长的路,东方冀来到了一个更加空旷的空间,顶上又见到了刚刚在岸滩边那种点点的荧光,而且比之外面的更加明亮,这些荧光似乎是来自地上一个明显突起的土堆,顶上的点点荧光皆有一条细细的光线连着那凸起的黑土堆,黑土堆上,还坐着一尊白骨!
  东方冀双目圆睁,眼前的景象太奇妙了,他战战兢兢走近,走近,十多只蝙蝠突然嘶嚎着向洞口飞了出去,东方冀一阵抖擞,又慢慢的走上了黑土堆,到了那尊白骨的面前,白骨已经有些石化,显是有很久的岁月了,想来是太古时期的某位修仙者。对于强者,东方冀打从心底尊敬,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撩去白骨上的蜘蛛网,突然一阵微风拂来,白骨面前的尘土随风散去,一块石板露了出来,点点荧光亮起,一段古体字出现在了东方冀的眼前:
  “……偶至武乌,机遇奇谭,得剑起天,裨益于武伴剑千年,上劈高山,下战深水,战屡得胜。然遇巫法,强遭噬体,思之不解,奈何缘分?心道有法,书之与卷,盼缘者,再起天……身受噬疾,走北域,寻荒古奇木,长挂颈脖,缓噬疾之苦,养心裂之痛……”
  读罢眼前的荧光古体字,东方冀更加确信了这位太古时期的高人必定带有一柄威力无穷的神剑,但这剑似有相当凶神恶煞!正当他踌躇之际,古字的荧光映入空洞的眼眶之中,东方冀眼中突然显出了非常罕有的贪婪之色,一边咆哮一边大哭,完全失去了理智,他极力的抛开四周厚厚的黑泥土,寻找那把神剑
  ;